7.11.09

马华只剩洗牌这条路? (现代春秋)

现在好了,再也没有任何派系反对召开特大了。自从10月10日马华特大得出一个怪结果后。下列的事态发展是荒腔走调的,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使党的威信降至低点。

1. 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要求再开特大的是蔡细历。他认为既然双十特大已恢复他的党籍,推翻中委会对他冻结党籍的决定后,中委会已不具公信力,理应总辞重新党选。他同时也促请翁诗杰尊重特大议决辞职走人。随后支持蔡派的人也发出同样的呛声,令马华“当权派”坐立难安。

2. 10月15日的马华中委会议上,大家都在关注翁诗杰是否会辞职?若辞职谁又会上位呢?很多人都在猜想廖中莱会成为“真命天子”,因为他与翁被认为是一对“难兄难弟”。

讵料翁不但未辞职,反而以总会长的身份促请总秘书召开一个特大,以让党代表来否决中委会以便重新党选,理由是翁声称他劝中委总辞不果,只好出此绝招。根据翁派的人的说法,翁认为既然是集体负责,现在局面搞砸了,大家应承担后果,不是让翁一人走,其他的人分享党的政治资产。

这意味着,翁诗杰转而认同蔡细历的建议,由特大来化解恩怨。

其实这并非翁第一次同意召开特大,当蔡细历在8月27日被开除党籍后,其支持者便成功地结集900中央代表的联署要求召开特大翻案,而在这之间的9月1日中委会上,翁也促总秘书择日召开特大,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翁蔡化解不开的恩怨。于是有了所谓两个特大的争议,到后来两派终于同意只开一个特大,日期就订在10月10日。

既然是双方同意下的双十特大,肯定能分出胜负,因为马华历来的特大都分出胜负,没有陷入僵局的尴尬。可是这次特大的翁蔡齐走的结局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越搞越乱,才有了今日的乱局。

3. 10月22日,难以思议和突如其来的事件发生了,那就是两名双十特大的主角翁诗杰与蔡细历偕同一些中委手拉手出现在媒体面前,宣称两派已同意和解,来一个“大团结方案”。言下之意是不再分翁蔡派而是回到“一个马华,一个团队”。但这样的和平方案使到许多人大跌眼镜和不能消化,因为翁蔡两人的结怨太深,已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摊牌阶段。换句话说,在一山难容二虎下,肯定有一人出局,不可能是“破镜重圆”的。然而政治就是这么吊诡,把绝不可能的事转成可能,那些枉读数十年政治学的人也要掷笔三叹:在政治上到底哪个是对哪个是错?当翁蔡两派在大唱丰收时,满以为两人各握一半的支持力量,合起来就是100%,再差也是90%,马华的党争也应告一段落,况且还事先得到国阵主席纳吉的同意和祝福。岂知竟又掀起惊涛骇浪。

说真的,马华的家事打到大家长的面前,已非什么好事,也让人看了为马华掉下“政治泪”。堂堂国阵第二大党,自家事解决不了,还劳动大家长出面,也够气短的了。

4. 气短事小,失节事大,果然不出所料,翁蔡才偃旗息鼓,准备就大团圆结局重新安排座位之际,又告后院起火。这个后院之火也真够猛,竟有16 名中委要求召开特大重新党选,这之中包括马青团和妇女组,形成“星火燎原,势不可挡”的压力。他们均认为大团结方案是晚节不保的写照。与其苟且偷安,不如来一个特大清算整盘账。

照理按照廖中莱、魏家祥和周美芬等人的要求看来,他们是与蔡细历及翁诗杰原先要求新特大是同出一辙的。既然三方人马都要求特大,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特大的召开。

虽然2380名中央代表不能代表百万党员,也不能代表整个党,但在党章下,他们是党的最高决策者,只有他们可以决定党的命运(好坏另当别论),除非马华修改党章,让所有合格的党员来投票决定党的未来,否则马华好歹也得依章行事。

因此不论我们同不同意由2千多名中央代表作出的决定,但他们的决定是必须受到尊重的。

今天马华的乱局虽查知根源,但无有效处方,唯有靠最原始和简单的办法来取决,那就是将权力交回中央代表,让党重新洗牌。翁诗杰也好,蔡细历也罢,廖中莱也行,他们都可以组成团队在党选中一决高下。也只有这样,才能平定各方诸侯之乱,不然这样的没完没了,结果是马华给自己人打倒了,不用等到下一届大选,它已注定四分五裂,那来精力夺回失去的江山?

因此今天马华已不是谈什么和解什么妥协和什么家和万事兴就可以相安无事的,它需要用一个新特大来尅死双十特大的严重分裂症,除非中委同意总辞重新党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