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09

国阵与民联的较劲与角力 (现代春秋)

马来西亚政局陷入一个微妙与复杂的处境,一方面是决心捍卫政权的国阵,另一方面是已经形成一股不可忽视政治力量的民联准备在下一届取而代之。究竟谁能占上风,现在尚言之过早。虽然有人认为国阵也许会在明年来一个闪电大选(也有所谓民调说国阵有机会收复失地),让民联措手不及。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纳吉刚在今年4月接任首相,一切还在审视中,断不可能贸然来一个大选。

其实如果明年大选对国阵并不一定有利,原因是除了巫统及东马的政治比较能够掌控外,国阵的其他友党都仍活在308后的阴影中。马华公会的内乱不论通过任何手段,让异议的声音转弱,它仍欠华社一个交待,它能代表国阵收复失去吗?没有人可以打包单,甚至是马华现有的15个国会议席,也不能算是铁打的地盘。如果马华无法自我整合和振作,那么提早大选对马华来说是弊多于利的。

同样的,在308惨败的民政党,直到今天尚找不到新的定位重新站立起来,如果希望民联表现欠佳来取得民心的回流,那是对政治的本末倒置;尤其是身为执政党39年的民政党,不能靠侥幸来争取生存的空间。正由于民政党对308的阴影挥之不去,提早大选对民政来说,也是失多得少的。

三美威鲁领导的印度国大党,在面对印度人政党大分裂下,它如何为国阵讨回尊严,也是个未知数。

既然在西马的三个国阵友党不是内乱就是振作乏力,也就使到巫统不可能提早大选;况且目前巫统执政地位稳固,并不需要急切通过大选来重新确认其领导地位,因此当会选择2012年或2013年才寻求新的委托。在纳吉看来到了那个时候,他的施政已有见效,友党的矛盾和斗争也大致平定下来,正可以放手一博来个回马枪。

至于在308崛起的反对党,其情况与国阵大不相同。它是当时政治结果的产物。也就是说,因为三个反对党在大选中大有斩获,才促使三党联盟在安华的主导下,结成“人民联盟”(民联)。可以说是一个临时组成的阵线,自然有其脆弱性。其一是这三党联盟直到今天才谈论注册成一个阵线的必要性;其二是这个组合的领导人安华或查益都希望三党摒弃成见,求同存异,但往往知易行难。

还有民联组成的州政府,于今年二月竟不幸先在吡叻州栽倒,直到今天仍然无法扭转局面;接着雪州政府又处于风雨飘摇中。对于国阵来说,夺回吡叻及雪州政权是它不能放过的斗争,只要有机会必然起而反扑。但对民联来说,如果雪州政权再变天,对它的未来将是雪上加霜。因此民联无论如何要保住这个位于国家心脏的政治地位,一旦失去就不容易取回了。

在这方面,出问题的不是行动党和公正党(虽然公正党议员有离心记录),而是回教党。只要回教党坚持其归属于民联的一环,不做第二想法,则民联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是存在的。反之若回教党表现立场不定,也对国阵“眉来眼去”,那只能是民联的不幸。还好不久前回教党经过一场论争后,已基本达致协定不会离开民联,否则对民联的组合是一个“灾难”。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任何一方都没有占上风,国阵有其组合的缺陷;民联也有其力不从心之处。不过国阵的最大挑战是他如何让人民感觉到国阵已“脱胎换骨”,不再是过去“傲慢”的阵线,而是要建立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另一方面,民联最大的挑战是它的实权领袖安华将如何把再一次到来的官司案打掉。万一安华不幸领导不了民联,那就是“民联”噩梦的开始。
在两者的相互消长与互不忍让下,国阵也好,民联也好,纳吉也好,安华也好,他们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压倒对方。

正因为纳吉比较占有优势的地位来捍卫马来西亚的政权,则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国阵与民联的斗争将会加剧和变得不按牌理出牌。在所谓“胜者为王”的逻辑下,国阵与民联的斗争在可预见的日子里,只会恶化与不善罢干休的。

这就是为什么国阵或民联都不会放弃有机可寻的时机,来一个大反扑。就此而言,虽然民主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民主应是国阵或民联的游戏规则。如果离开了民主,则两大阵线战斗争将会黯然失色而无法演绎下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