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09

马华党争逼出党选 (现代春秋)

箭在弦上的1128特大终于宣布取消。这意味着马华目前存在的3派斗争已找到或被劝谕找到下台的阶梯,同意举行重选来解决僵持不下的局面。

虽然尚未言明何时举行重选,但消息说原定1205的党代表大会也会展延,以便在明年正月来一个重选的代表大会。如果一切按所说的安排,那说明了正副首相(国阵老大及老二)发挥的影响力是浅而易见的。如果国阵不施压,恐怕马华3派直到今天还在为重选或不重选喋喋不休,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肯收手?

由于马华今次的党争已经失控,且越发明显地成为利益集团的平台,已不得不用非常的手段解决不可。这就是说,马华从两派(翁蔡派)演化到三派(翁蔡廖派)的斗争。如果没有外来压力的干预,是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的。这也是马华的一个悲哀。

我们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假设:在国阵不介入马华党争下,翁蔡的大团结方案会加速进行。一方面撤换委任中委和变动会长理事会成员,以打击和孤立廖派。例如将魏家祥和周美芬摒出会长理事会即为一例。另一方面,对蔡派作相应的让步,如蔡细历又重新担任马华柔佛联委会主席。接着下来就是翁蔡人马排排坐,分椅子;而廖派人马若不肯就范(翁放声要廖归队),则将会在党内被逐步边缘化,然后形成所谓“翁蔡大团结”的新阵容。即只有改组而没有改选下,让马华真正的走进“翁蔡共治”的年代(马华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老大老二共治的排阵);若翁蔡两派形成新主流肯定会掀起新的风暴,因为它是劫难后的产物,尚欠推心置腹。

正因为有此倾向,国阵若不介入将会使马华内斗更乱和难以收科,也就为首相插手提供了理由。不论是否可以解读成“干政”或“劝谕”都不重要,重要的看来只有是在首相的威力下,才能镇得住马华的派系不得蠢蠢欲动,否则各派是不会让步的。果然在首相“调解”和克制下,马华党内已暂时收敛,不再有人头落地,但怎样解套,还是各说各话。这又说明马华已不能自行解决党争,不得不听命大家长的安排,既悲也哀。

其实,既然三方已接受重选,也就没有必要对重选的日期的拖延找理由和借口,大可按照去年党选方式,尽快安排提名和投票,并允许参战的候选人结帮立派,各作有限度的宣传,最后让2380代表投下他们的一票,也就可以分出胜负。虽然不能保证党争将成为过去,但至少代表们选出的新领导层都应得到尊重。如果失意的一方不满,可选择沉默或退党,这是预料中事,也是政党必须承受的后果,马华不能因怕这怕那而不敢面对党选。

现在,一个值得关注的课题马上浮现:究竟马华的新领导人会是谁呢?要探讨这个问题,下列的情况是必须分析的:

① 翁蔡是否联手提名?若是,蔡将不会打老大,剩下翁寻求蝉联。关键是他们的排阵能否如他们所说的已取得90%党代表的支持?或有大变动?

② 若蔡不与翁联手,蔡选择打老大,与翁争领导,借此良机全盘翻身,他能以一挡二吗?由于可能性不大,再加上光碟事件,因此推测他会选择“坐亚不望冠”。

③ 廖派肯定与翁派不咬弦,必然会公开挑战而阵线分明,这就形成廖中莱对垒翁诗杰。若是蔡细历也插上一脚,则马华的龙头之战肯定十分精彩与紧张。由于这种可能性不大,竟有人推敲可能有廖蔡联手孤立翁派,可这种说法缺乏逻辑推理,反倒是翁蔡联手的可能性较大。

④ 除非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挑战老大,那就更是充满变数了。在这方面,我们不相信黄家定会“东山再起”,也不相信陈广才有意卷土重来,因此剩下的黄家泉不能排除他的上位的可能性。当然也不能否定江作汉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但就眼下来看,马华公会的新舵手很可能将只局限在翁菜廖之中择一人。不是别人不够格,而是总会长的职位只预留给特定的人士来担任。过去是这样,今日也会是这样。

虽然有人会以人的领导素质来比较领袖的条件,但这不是绝对的,它需要加上手段和时机。聪明的人没有实力是没有用的;勤力的人没有团队也是白费心机的。不论我们怎样期望政治天才“降世和下凡”,但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环境中;尤其是在马华公会中,它需要的是一位能驾驭党也给党带来活力的领袖,个人的才华不是成功的保证;成功属于懂得抓住机会的人。由此来看,今次的马华的重选,也正是沿着这样的模式来进行。在这种情形下,我们也不能期望一甲子的马华能带来惊天动地的变革;反而它的内斗倒叫人感觉到马华内部矛盾重重,积重难返,这才是马华的致命弱点。新的领导班子能否正本清源为马华对症下药?没有人知道,也许天知道,但天意又是怎样的呢?就不得而知了。今天的马华若无法从重选中跳出困境,那马华的未来是柳暗花不明的。这就是为什么马华上下必须认真地正视重选的重要性,因为只有代表自救,马华才能得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