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09

马华应不应重选?(现代春秋)

马华公会现在出现两个意见:一个是坚持非重选不可;另一个是不一定要重选。究竟马华是通过重选来化解危机或另有锦囊妙计使三方“重归于好”?没有人说得清楚。

我们先说不重选的情况。这意味着马华保持现状,直到“适当”的时候才改选或一直拖到2011年的党选。在领导层不变底下,自然是翁诗杰继续掌舵,而蔡细历也乐得其所的当有实权的老二。如果这两个派系的人马“坚持”不辞中委职,则廖中莱的派系将不可能找到20名中委集体辞职(他的派系只有13人愿意集体呈辞)。在这种情形下,马华的重选就正如蔡细历所说的“不重选的可能性高”,同时重选也被认为牵涉技术性的问题,例如是否抵触党章,任期是否3年或更短;还有青年团与妇女组需要重选吗?

由于翁蔡派与廖派有不同的看法,特别是前者坚持要中委自愿辞职下才来重选,而不是在压力下进行重选。还有一种论调说不是每个中委都卷入派系斗争,为何要辞职呢?究竟有多少位中委是绝对中立的?我们也不知道。根据马华总秘书王弗明的解释,他会发函给所有票选中委,但这样的发信自然不会有积极的响应,谁愿意即刻签上自动呈辞信呢?除非是集体的行动。因此问题在于翁派及蔡派同意总辞重选吗?如果他们不同意就要大方和公开的表达他们不愿辞职,然后告诉马华上下和华社为什么不需要重选?

就我们看来,翁诗杰现在面临的是“信任危机”。他必须证明:①他仍然获得马华大多数人的支持;②他继续他的改革方案,不因党争而沉默下来;③他还是马华党内的权威人物,他也是国阵内的重要伙伴,不需其他成员党指指点点,马华有其自尊和自信,继续与华社互动。因此,在不重选底下,翁诗杰如何力挽狂澜于既倒?成了他的最大考验。

至于蔡细历则因祸得福,他已经从“不是什么东西”的老二摇身一变成为举足轻重的马华发言人。身为马华重选方案委员会主席的他显然比翁诗杰更具有份量来处理党务。因此我们说马华双十特大后的大赢家是蔡细历而不是翁诗杰,当然也不是廖中莱。蔡不仅重当回马华柔佛联委会主席,而且也在党内掌控实质的权力。

如果翁蔡联手能稳住阵脚,不以重选作为应对内斗的方案是不足为奇的,但翁蔡总得拿出令人信服和被多数人接受的方案,因为翁蔡较早前的大团结方案已面对挑战,而且在这之后发生的“人头落地”(革职或卸权)看来也不受欢迎。因此翁菜的新方案对马华的安定与否是十分关键性的。可是直到今天为止,我们听到的和阅到的是:不要干涉马华事务;没必要重选;尊重马华中委等等。就算这些的讲话都是正确的,但马华分裂和内斗至今又是如何修补?则没有一个可行的实质方案。如果马华未能面对现实,只顾采取“鸵鸟政策”,那将使马华的形象和权威进一步滑落。

因此我们说回重选的情况。虽然这是廖派所坚持的,但又何尝不曾是蔡派在双十特大后所鼓吹的?也是翁派所同意的?可是为什么后来性质又起变化,变成似乎两派不同意,只一派同意?这之中涉及的内情也不难明白,就是担心重新洗牌会有一方或有人出局,也会有人混水摸鱼。这说明了马华的领导层很在意目前的椅子,不希望因党争失去一切;但也说明了马华是个复杂的大政党,其派系之争和利益之争由来已久,以致不是人人都希望或接受重选的。

马华不幸走到今天,我们先别说僵局怎样打开?就是马华基层也不知怎样靠拢和整合。当中央无法发号施令时,各州联委会的活动,各区会的活动又如何开展呢?当然更为重要的是马华的部长和副部长,各派人马都在其中,他们都是听老大的或老二的或老三的?大家心照不宣,难为做干部也怕站错边,只好标榜“中立又中立”。长此下去,马华也真的变成一个“无为而治”的政党了。

为了防止马华进一步分化和迷失在政海中,不论我们喜欢与否,也不论三派孰强孰弱?在没有更好或较公平的方案下,重选是唯一的出路,虽不一定好,也会有痛苦和牺牲,但总比不选压抑着每一个人来的好。

不要再抬出技术问题,也不要一成不变。如果马华中委不愿呈辞,那么再用特大来表决也无不可。毕竟特大是最高权力组织,只有它能够为马华的困境解套和解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