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10

马来人被边缘化的争议 (现代春秋)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先搞清楚什么是“被边缘化”?通常这是指一个社群或某个族群的生计被忽略了,他们不能过着正常人生生活,面对失业、挨饿、疾病的威胁和困扰。这样,我们就可以称这一群人已被边缘化乃至被社会遗忘。

但在槟州有出现这么悲惨的现象吗?好像没有,即使有也局限在极少数地区的极少数人,因此不存在族群被边缘化的事实,更不存在“马来人被边缘化的课题”。

因为根据第9大马计划公布的数据说明,在全国各州贫穷比例及排名中,槟州的贫穷率是全国最低的(只占0.3%),而最穷的是沙巴(23%),依序是登嘉楼(15.4%)、吉兰丹(10.6%)、吉打(7%)、砂拉越(7.5%)、玻璃市(6.3%)等。这说明了若有族群被边缘化,也肯定不会发生在槟州。再说槟州的赤贫(最贫穷)人士仅约5千名,也有得到州政府的辅助金。

与此同时,乔治市人口也大量流失,在1970年有29万人,在2005年剩下18万人,目前的人口也是企在10多万人之间,而流失的绝大多数是华人,不是马来人,估计市区内马来人口仍占30%左右。而在整个槟州,人口约150万,华人占45%,马来人占41%,印裔人口约10%及其他族群等。从人口的比例及各族群的职业分布状况来看,马来人也不可能被边缘化。

因为担任公职的马来人也远超过其他种族,尤其是1969年“513”事件后,在新经济政策下,马来人的经济地位已大大提高,更何况槟洲也是由国阵治理。它必须配合中央政府的政策规划和发展,怎么可能边缘化马来人呢?

在这方面,时任首相的马哈迪是比谁都更清楚整个经济结构的,因此他不需要与政治结构相提并论。例如在1990年大选后,巫统取得12席,民政取得7席,在33个槟州议席中共有19席,足以组成槟州国阵政府,照理巫统可以在此时理直气壮地由巫统人担任首席部长。但马哈迪在衡量轻重后认为应按“社会契约”给回华人担任首席部长(这是1957年独立时,东姑所作的政治承诺,不能随意推翻)。就这样许子根成了槟州首席部长。

不过在1994年时,马来新闻工作者查克里在其著作《槟城的发展》中首次提出槟州首席部长应由马来人担任。理由是在历届的选举中,巫统都在国阵内占大多数议席,甚至其他友党的胜出,也是因马来人的支持有以致之,因此巫统应在州政府组成方面占有优势,而推举一名马来人担任首席部长。

这意味着马来人在90年代之后看到变化已经到来,乃首次提出要改变槟州的政治结构。反之,马哈迪则不以为意,也不认为有这个必要。到了2002年时,又有一位马来作家耶哈耶依斯迈在其新著《全球化挑战—马来人朝向哪里?》一书中更从种族的观点分析选区的重新分配的必要性,因为马来人在槟岛的议席太少了,以致不能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如果局面未有改善,未来10年槟岛马来人将陷入更大的困境。

这位马来作家因而出人意表地大胆建议:巫统、回教党及公正党和每一个马来人,再次团结一致,建立一个强大的民族来应付挑战和产生的威胁。

他在当时因看到1999年大选出现安华效应,而让回教党坐大及公正党取得立足点有感而发。虽然他的建议未受重视,但不等于已打上句号。

2003年,巫统丹绒区团长拉惹慕尼直截了当在巫统大会上提出建议:捍卫马来人命运的最好方法是槟州首席部长应由巫统委任。此时马哈迪还是不同意用种族思维来改变槟州的政治结构。在他看来,这与更换首席部长无关,他更举例吉兰丹由马来人担任州务大臣,也未见有显著进步。虽然巫统领导人不接受干部和外界的影响,但也没有严格要求党员守纪和尊重友党合作关系,以致在2006年时,又有一批巫青团员在首相阿都拉和许子根首席部长面前(在丹绒区会党所开幕仪式上)拉张布条羞辱首席部长,指他“边缘化马来人”。但目的是要改变槟州的政治结构。首席部长轮任职的说法出台了。

由于阿都拉轻描淡写以对这种无理的行动,最终让许子根将整个民政党陷入308的政治海啸中。
未想在槟州变天之后的未及2年,又再一次发生马来人示威抗议的事件,指责林冠英与槟州政府以种族手段对付小贩,更责州政府“边缘化马来人”。这种没有确实数据的指控,与2006年巫青团的叫嚣大同小异。即使这次是由槟州马来商会带头,其主席礼查更是莫名其妙地要与林冠英辩论,还口不择言地说谁输了谁就下台,更要电视直播,但也还是离不开权力洗牌的思维。

更好笑的是,辩论的题目只能是“有关槟马来社群在民联州政府管制下的命运”,这又是哪门子的逻辑?民联怎样照顾马来人,还要问过礼查?还有民联只上台两年就有能力边缘化马来人?也太神奇了。照这样子说,有人在2006年指许子根边缘化马来人是错误的,因为国阵不可能边缘化马来人,礼查也应该对此表个态。

倒是争议性的人物朱基菲里够坦白,他不提马来人被边缘化,而是干脆抬出马来作家耶哈耶早年的建议:巫统、回教党及公正党三方组成大联盟,但他有没有想过,种族性政府是可行的吗?
总而言之,从过去到现在的所谓马来人的困境到马来人边缘化,不过是政治说词,目的是借此打击由华人领导的槟州政府,进而逼使行动党就范,但看来这一次的叫嚣,还是不可能达到目的。

刊登于2010年2月21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