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0

两人斗争衍生公正党 (现代春秋)

原本是两个人的斗争,后来发展成两大阵营的斗争;更在后来已不止是两个人的斗争,而是变成三个人或四个人的斗争,进而引发成许多人的斗争。

它的经过和变化是这样的:
(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冲击马来西亚,正副首相马哈迪及安华有不同的处理策略,连同其他课题,引发成两人关系冷却。

(二)1998年9月1日,马哈迪宣布货币管制政策,规定马币3.80元兑1美元。这意味着马币在国际货币市场自动除牌。

(三)1998年9月2日上午,马哈迪召见安华,要后者自动辞职。安华拒绝,关系闹僵。同日下午5.30pm,首相署正式宣布免除安华一切官职。

(四)1998年9月3日,马哈迪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通过开除安华党籍。

(五)1998年9月13日,安华在其家乡峇东埔发表“峇东埔宣言”,点燃烈火莫熄第一把火。

(六)1998年9月20日,安华率十万群众,在吉隆坡公布“独立广场宣言”,直接炮打司令部。同一天安华被逮捕,未获保释。9天之后,他被起诉滥权和鸡奸罪名。自那天起安华失去自由,直到2004年8月获得释放,前后约5年光景。

(七)1999年4月,由安华夫人旺阿兹莎领导的国民公正党宣告成立。5月,其他反对党,即回教党、公正党、行动党及人民党达成合作协议,准备在大选中与国阵全面抗衡。

这就是两个人斗争的开始。如果不是两个人的决不妥协的斗争,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但吊诡的是,也是马哈迪在1981年召安华加入巫统,才有后来的故事。因此说来说去,马来西亚今日的政局是由这两个人引发出来的。他们曾经是一对“政治父子”,但后来却变成“亮瑜不两立”的死敌。

就在安华失去马哈迪支持之后,也就改变了他的下半生。不然他今天已是我国第六任首相。但命运和他开了一个政治大玩笑,直到今天他还在为他的马失前蹄不断地付出沉重的代价。

就事论事,在马来西亚历史上,攀上高位下跌后不断抗争的除了安华之外,并没有第二位的从政者有如此的巨大的耐力与毫不松弛的斗志。

举例来说,巫统的创党人拿督翁于1951年离开巫统另立马来亚独立党(及后来的国家党)而参加1955年的普选失败后,他就在1959年的大选让位于崛起的回教党成为强大的反对党,而他斯人独憔悴地代表国家党只赢得一个国席(他在1962年逝世,结束争议性的一生)。

又如1963年农业部长阿都亚兹与首相东姑闹翻后被革职和开除党籍,他愤而组成国民议会党加入社阵,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份子。不料在1964年大选失利后,党魁阿都亚兹被捕下狱,此党也就“人消政息”了。

最震撼的是巫统1987年的党选,竟发生东姑拉沙里与慕沙希淡结盟斗马哈迪的党争,结果马哈迪派取得大胜,导致东姑拉沙里出走巫统,在1989年另组46精神党,且在1990年的大选与马哈迪争夺国家领导权,同样锻羽而归,夺权美梦破碎,进而影响东姑拉沙里在1995年的大选草草应战,不再予国阵任何威胁。

一年之后(1996年),46精神党解散,党员重投巫统怀抱。换句话说,东姑拉沙里的“雷声大雨点小”也给他带来失败的痛苦,难成大器。

安华则是第四次巫统危机的产物,他的命运与战略是前3者的综合体,而他所释放的能量又是从未见过的现象。比如他可以历史性地促成回教党与行动党的直接合作,也可以在狱中遥控1999年的大选,造就回教党辉煌的战绩。

在2004年的大选,反对党在一盘散沙下以失败收场。安华理应收山,但他的打死不走和永不认输的精神,竟而在2008年创造奇迹,改写马来西亚政治史。

这就是安华的魅力所在,也是被马哈迪逼出来的。

不论308政治海啸是怎样形成,它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安华是马来西亚政坛中罕有的“政治稀有极品”,不可思议地在反对党的废墟中建构一则现实的神话,让人膛目结舌。

然而也因为胜利来得太突然,安华领导的民联在急切中成立起来。由于缺乏指导思想,也就变成民联执政的州出现“脱节”现象,造成国阵在吡叻州乘虚而入,重夺政权。继之,雪州及槟州也陷入多事之秋;更因安华官司缠身,诸多不利因素四处扩散,进而又发生了有系统有计谋的叛党行动。所有这一切皆集中在公正党。看来安华要逃过这一劫数还得施展浑身解数的功力。这就是安华故事的新一章的开始。结局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刊登于2010年3月8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