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0

三个华基政党“同病相怜”? (现代春秋)

马华公会给自己打30分。总会长蔡细历说:“马华的华裔选票自308之后不断流失。目前获得的支持率只有25%至30%左右。

这是一个比较中肯的说法,但如果马华只得下25-30%的华人支持,这个政党还是不是“马来西亚华人公会”。如果马华不准备改名换姓的话,那么马华就要活得有自信和有尊严,而这尊严是要获得人民的支持才能看得到和感觉得到。

为什么离开308政治海啸后马华仍然无法取回华人票的流失?个中原因不是马华领导层不知道,而是他们都不能说得太白。即使说白了也于事无补,因为马华没有办法自行改造,只要马华继续留在国阵的一天,它就要观颜察色,看看巫统能做多少的让步。如果巫统不能让步,马华要自救也不可能。除外它有勇气离开国阵。

其实,所谓的离开国阵,不是马华上下的原意,他们打从独立前就与巫统绑在一块。到了今天,再怎么说也不想分开了。可是,在国阵成员党内当华人有所不满时,马华总是首当其冲的;接着民政乃至砂州的人民联合党也会面对不同程度的打击和挫折。

在这方面,砂人联党主席陈康南承认党的前途“危在旦夕”,如果不做出改变的话。

砂劳越的州大选若不是在今年就是落在明年。虽然在71个州议席中,人联党只参选19个州席,即使胜完或输完也对政局产生不了直接的改朝换代,但如果这个老牌政党在将来的大选又再滑落而被民联攻下其城池的话,这个党的未来将会是暗淡无光的。

同样的,在西马的民政党比起马华和人联又矮了一些。它失掉槟州主导政权意味着民政已沉沦一半有余。若不挽狂澜可既倒,恐怕连所剩也保不住。直到今天为止,民政党人对赢回政权信心不足。林敬益说了要10年的时间;丁福南也说了要经过两届才能翻生;邓章耀也订下15年计划。这15年是政府的3个5年发展计划期,似乎是太远了。

从上述来看,在国阵内的三个华基政党都承认新的政治浪潮已一浪高过一浪。单看308后的11场补选,没有一次是华裔选民回流的迹象;恰恰相反,华裔的选票流失得更多。这又是为什么呢?这说明了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认定308政治海啸是对的,而且还认为不透澈,也就在补选中更明显地表达出来。

他们送上的讯号使到巫统对这三个华基政党颇有微言。因为它不明白为何巫统不失马来票,偏偏其成员党那么不济事?说穿了也就是华裔选民对国阵有意见。不仅于此,他们也怪责马华、民政及人联党无法也不敢促成国阵的改革。

国阵到底有没有改变?我们不妨从下列的现象作出“判断”:其一巫统认为它本身已做出改变。比如将党选改得更加民主和让更多党代表投票选领导人(在这方面人民公正党也已经做到了),但马华、民政和人联党又改了多少?

其二,在国阵内的华基党比较敢说的话是不同意这个政策和那个措施,乃至指责政府政策开倒车或亲巫统的非政府组织口不择言。但批评归批评,不变仍在预料之中。
换句话说若巫统不苟同成员党的看法,它们能再有所行动吗?它们敢于退出国阵吗?既然退出国阵的课题不存在,就不要以此作为课题声东击西。

其三,因此在不离开国阵大前提下,这三个华基政党如何才能摆脱困境,至今仍然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今天,摆在马华面前的是如何带头改变30%的劣势。既然它拥有4正7副部长,是最能争取民心的政党,可是它又争取不到,这里头就大有文章了。它绝不是如蔡细历所说的马华不懂得宣传,反而是大大小小一路来的宣传太多了,有时多到说些不着边际或锦上添花的话,再不就只是对个案的处理。因此问题不是出在缺乏宣传,而是宣传的尽是官腔多过民腔。这个论调有些像 民政的主席许子根也认为过去低调处事的作风要改变了,应该高姿态宣扬民政做过和将要做的大事。

我们无法理解执政党的这些说法,难道过去报章对对它们的大事报导都是白登的?

再者,现在的马华和民政都在反对党的选区内设有协调官(影子议员)。这是蔡细历所担心的不健康趋向,因为会让人民误会既有协调官又选他做议员来做什么?

我们不知道蔡细历担任马华总会长后是否还是国阵的总协调?若是,他对协调官的委任有什么新的看法?还是顺其自然的随波逐流?

总而言之,今天三个华基政党都患上“同病相怜”的“畏退症”。既然不退,何不联合起来集思广益,要求巫统在国阵内摆正心态和定位,让每个成员党有尊严和自信。不然就会眼睁睁看着流失的票“游不回来”,甚至有减不增。这就大事不妙了。因此胆识和勇气也许是华基政党复兴的有效动力。

刊登于2010年6月14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