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10

评魏家祥的“马华关门论”(现代春秋)

7月16日,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在亚罗士打这样说:目前是马华的紧要关头,如果无法在来届大选中胜出,马华就要关门大吉了。

为此他说马华已没有本钱闹分裂,这样党才有希望。

从这样来解读,魏家祥将两个课题串成一起,那就是如果马华闹分裂,就会在大选中失败,而马华恐怕没有明天了。但马华在选举中遭遇的失败是因党分裂而导致的吗?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下列的事例足以启发我们:
(一)比如1959年的大选,马华是在分裂的状态下面对大选(党分成陈修信派与林苍祐派)。虽然马华不能够说大胜,但参选31个国席,赢了19席,不算太坏。这就是说,如果马华失败因党分裂造成,那就没有1959年实力的保存。因为那一年的党分裂是震撼性的,并不是小儿科。由此可见,党分裂与马华在大选中的表现没有直接的关系。

(二)再有一个例子是1969年的大选,那一年马华都没有闹分裂;有的是与华团;尤其是董教总唱反调,也就有了陈修信的名言“独大成功犹如铁树开花”,其结果是马华首次惨遭失败,参加33个国席,只胜了13席。这就是马华与华团对着干的难以想象的苦果。

(三)1979年马华因党选分裂成两大派,一派是李三春派;另一派是曾永森派,他们两人为争龙头老大把马华撕成两半。当时曾永森在舆论上似乎占上风,但投票成绩显示李三春在党内势力深厚,不是曾永森可扳倒的。在这之后,李三春也对曾永森毫不留情,迫使后者在马华党内无立雉之地,乃在1981年投入民政党,也带走大批人马。此时的马华基本上已分裂成两派。

虽然如此,李三春打出了绝招,使到整个马华精神为之一振,那就是李三春在1982年的大选移师芙蓉斗行动党老大曾敏兴,以换取马华在槟州的地位与民政平起平坐。

在这种情形下,马华在大选中取得不俗的成绩,即参加28国席,赢了24席。如果说分裂下马华在大选中必然失败,那1982年的选举就否定这个说法。

(四)1984年是马华的黑暗年,因为李三春的“离党出走”造成马华陷入大分裂,当权的梁维泮派斗陈群川的挑战派,一年之内杀得马华乌天暗地,几乎党不成党,队不成队。所幸经过1985年的民主党选,在陈群川派大捷下,总算稳住“军情”,但元气之大伤前所未有。

在党的元气尚未恢复过来时,马华又面对1986年的大选。虽然马华不可能有好成绩,但勉强赢得17个国席(参选32席),又再一次证明马华内讧只带来一定挫折,不算是大失败。

(五)说到2008年大选,马华更是没有闹分裂的迹象,而党内出现派系之争由来已久,已非新鲜事。这就赋予总会长黄家定大权来布置整个战局。

讵料马华在一片和气声中(至少表面是如此),竟然遭遇滑铁卢,比起1969年的大选,跌得更重,参选40国席,只保住15席,更导致国阵丧失雪、吉、槟政权,且一度也失掉吡州政权。

这又再一次证明民心不以马华分裂与否作标准,而是再一次证明当马华与华社脱节时,就会重蹈1969年大选的结局。

虽然面对308的政治海啸,马华竟然一步一步滑向分裂,最后变成上演“三国演义”,在今年3月的党选中出现翁诗杰、黄家定及蔡细历的三角斗争。

黄家定之所以重出江湖是因为他在晨运时有老人告诉他马华就要关门了,你还在此悠哉闲哉?
好一个“马华要关门”这出师表,终于促使黄家定想要当一回“救世主”。遗憾的是黄家定搭上了他的“尊严和荣誉”,造就了蔡细历的脱颖而出,翁诗杰也因之暂时靠边站。

如果说黄家定的“马华要关门”无法打动党代表的心,那么我们也担心魏家祥的“马华就要关门大吉”这句话仍无法打动民心,因为人民并不在意马华是分裂或团结,而是在意马华改变了吗?有没有改变的可能?马华应该知道308政治海啸是因为民心思变,马华跟不上去,不是马华服务不好。

黄家定与魏家祥的“马华关门”论虽是在不同的场合表述,但如果马华在下一回大选再下滑的话,那就离“预言”不远了。因此马华当务之急是重新建立华社对它的信心,不是停止内斗就能永保“不关门大吉”的了。

刊登于2010年7月26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