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10

王国慧的四个意外 (现代春秋)

槟州行政议员王国慧最近在报章说了她做完这一届议员后不想再参加下一届的选举。换句话说,她想做回一介平民和重新参回NGO活动.虽然她先前曾有私下或半公开地说,她只做一届议员,但这次似乎是高调了。因此这对我来说是第四个意外。

什么是第一个意外?那就是在308政治海啸前,突然有一位“姑娘”代表行动党出征武拉必州选区。在得悉其来头后,才知道她就是当年民政党州议员王绍雄的“大千金”。虽然父亲是民政,女儿是行动,彼此可以走不同的政治道路,但对我来说是第一个意外。

在当时,武拉必是被视为国阵(马华)强区不易攻克,而王国慧初试啼声,即使当炮灰,也没有什么损失。讵料在308政治海啸下,竟然让王国慧以4692张多数票克下国阵堡垒,实在让人刮目相看。这是我的第二个意外。

第三个意外是王国慧在不受看好下当选,竟然如同坐直升机,一下子三级跳被执政的民联州政府委任为州行政议员。这一下子,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任谁都没有想到一位新人被破例提拔成州行政议员。不论出于何种理由,王国慧是幸运的,她成了当下槟州州政府的唯一女行政议员。

前面三个已发生的意外我们不谈外,我想就第四个意外作出评论。我不知道王国慧这样做是出于本意或另有苦衷,但我认为她在此时作出这样的“宣布”是可以做两层的解释。其一这是她个人的意愿,选择在大山脚的党交流会上表白,等于间接上向其选民早露心声。在尊重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下,王国慧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况且在当今的社会,挤官位挤到反目的大有人在,即使是小小的市议员或什么委员的,也一样引起你争我夺,让人感到只要有官做,管它大或是小,总是要争到头破血流的。但王国慧反而衬托出她的“与世无争”的超凡脱俗的一面,摆在眼前的行政议员,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高官。为何王国慧可以表明不恋栈呢?这只能解释人生各有不同的想法: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而王国慧是属于后者。
但王国慧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是有“振聋发聩”之效,那就是“当一个人有了权力之后,就会忘了自己是谁”。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拥有权力后就告变质,但大多数人拥有权力后就逐渐告别从前的自己,当然这也要视他所拥有的是大权力或小权力。大权力意味着做了大官,若不克制会比较容易忘了“我是谁”;小权力意味着做小官,但也难免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颐指气使地显露“权力本色”,这种人一下子就变质了。

因此王国慧提醒自己只做一届议员,权力很快会结束,就不容易使自己变质倒是有其根据,因为当一个人知道将要失去权力时,会比较老实做人,当然也不否认有人会拚命的在有限的时间“滥用”权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过这毕竟是少数的。

就此而言,另有一种意见认为王国慧是一个政党或政治集团的重要一员,还不可以扮演独行侠的角色,所以其二她不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她要离去”,因为这又对那些在位的人不公平,难道他们继续服务下去是不对的?如果执政的人都只说做一届议员,岂不是不能尽未完的工作。这样的“一届政府”更是自我败笔的。起码她应与其上司先私下讨论此事,以免在不适当的时间发表不适当的谈话;尤其是大选风已刮起的时候。

这就是说,王国慧即使有什么委屈或有什么不如意或压力过重,她都得承受下来,毕竟从政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既然选择走了,就要一直走下去,不能过于自我标榜,否则会掉队,也会被认为是走向过于个性化的迷失方向。这对任何一位有原则的从政者来说,都是“金科玉律”的。

我不想给王国慧的KPI打分数,因为从表面是看不到的,但她的表现即使不尽如人意,也是中规中矩。像她这么初出道就有此理念的人,我想是合格的人民代议士,因为一个没有权力狂的人是一个难得的品格,值得坚持。但反过来,也不意味着蝉联议员和继续掌权的人就是权力狂的人,他们以集体的责任为国为民负起责任,也是应予肯定的。

正因为王国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言论已在社会引起反响是意料中事。对她个人或党是好是坏,自有不同的诠释。但对党来说,她或许要做出较明确的解释和交待,不然对整个政局不能不说没有影响。

就不知道,王国慧还有没有第五个意外?这或许是她的“老板”林冠英所要知道的事。

刊登于2010年7月1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