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1

辛亥百年公祭轩辕黄帝 (现代春秋)

今年四月五日的清明节,陕西省政府在黄帝陵(位于黄陵县城北的桥山之巅,总面积为566.7公顷,有天下第一陵之称)举行隆重的祭拜大典。这是为配合辛亥革命一百年而刻意大张旗鼓的,因为这之中孙中山的革命也与黄帝牵上了关系。我有幸应邀参加这一大典,且被列为海外华人的代表献花致祭。当然当天最重要的致祭人物是中国政府高层如人大副委员长严隽琪和陕西省政府高官如省委书记赵乐际和来自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的吴伯雄等,以显示两岸人民来自同一个血脉。即是黄帝的子孙后代,也是孙中山革命路线的维护者和追随者。而巧合的是,孙中山在早年为鼓吹革命,不得不搬出黄帝这号人物,以为其革命定位。于是有了今年陕西省政府与西北大学联合推出了《黄帝旗帜•辛亥革命与民族复兴学术研讨会》的恰当主题,总共邀约了70名海内外学者与教授发表精辟的论文和学术报告。我也凑一份热闹提出了《辛亥革命一百年——孙中山奠下现代史第一块基石》的论文。在参与研讨会的过程,也感染了黄帝与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关系。

但谁是黄帝,黄帝又为什么是中华民族的典范和经典人物?这有需要从中国的历史去追根溯源,因为太过久远,只能是中国不灭的神话故事。

历史的规律是这样排列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先有旧石器时代,后有新石器时代(这两者之间的年代实在隔得太久,例如前者发生在170万年前,后者发生在一万年前。

然后在4千年前,中国进入了部落氏族的社会,有部落的首领。其中最脍炙人口的是炎帝和黄帝的斗争。这两大部落都居住在陕西省境内的黄河边上。当时部落也向东部迁移,而为了争夺一块大地,炎帝与住在中国北部的九黎族发生了战争,这个九黎族的首领蚩尤打败了炎帝族,炎帝族不得已求助于黄帝。他们因之联合起来打败了蚩尤。九黎族失败后,部分逃向南方,部份被炎黄二大部落收容。

后来炎帝族和黄帝族也发生了冲突,但被黄帝打败,从此黄帝成了公认的首领,他也吸纳了炎帝族和九黎族人,在黄河流域安顿下来。

这就是说,因为黄帝一统部落成为“盟主”,他就在后来的历史上被定位为中华民族的开拓者和捍卫者。不过由于炎帝壮大在前,黄帝彰显于后,以致后人将中华民族形容为“炎黄子孙”。

炎帝在历史上不被列为“皇帝”第一人,虽然历史上也有把他归为三皇之一,但相对来说,他没有黄帝的权威和伟大。

炎帝也被称为神农氏,因精通医学而成为中华医药的“开山鼻祖”。

当黄帝征服炎帝后,他的形象不断突显而最终被定位为“人文初祖”。他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是衣食住行及劳动生产工具的发明者和创造者。他是神的化身,也是中华民族的缔造者。

正由于黄帝被公认为是最早期的中华民族的典范,在他之前和之后的上下追溯下,中华文明的五千年之说也就被确定下来了。这可以从新石器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文字及文化遗产佐证了中华文明至少有五千年历史,单就黄帝而言,就是四千多年前的神话。

在黄帝之后又出现少昊帝、颛顼、帝喾、尧帝、舜帝(历史上就有所谓尧禅位于舜的故事)。

舜之后又推举治水有功的禹继位。禹称帝后,到了其儿子启夺位而自立,是为夏朝之开端。这是公元前2200年的事。从此皇帝世袭,没有所谓让位的事。

先有夏朝,后又有了商朝,再有了周朝。来到公元前770年,中国进入了春秋时代,接着从公元前475年开始,进入了战国时代,直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天下,出现真正的统一帝国——秦朝。这才是中国第一个有权有势有历史为证的正统皇帝。

秦始皇之后的历史演变都已写进了史册,但不论中国历史如何变化,它不变的是它的政治核心和文化核心一切以黄帝为皋圭。因此又名轩辕的黄帝。在孙中山为推翻满清号召汉人团结起来时,他这样说:“中华开国五千年,神州轩辕自古传,创造指南车,平定蚩尤乱,世界文明,唯有我先”。这就是说,要推翻满清王朝,唯有将满人列为“非我族类”大加讨伐,才能激起民族之情(当然在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就马上转口说,中华民族是汉满蒙回藏一体,也因之在革命成功后,将满人列为中华民族的民系,未加排斥,也就不发生所谓“屠杀满人”的极端事件。

孙中山的伟大就在适时地对思维和口号做出调整。

黄帝也因其历史定位和政治作用,历来都成为各朝代祭拜的对象。当新中国成立后,也对黄帝陵的祭拜给予重视。虽然每年陕西省政府都在清明节公祭黄帝陵,但今年则特别安排一万五千人的大集会,也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华民族及华裔共同纪念一代先人,因为刚好是辛亥革命一百年。

在当日的凌晨五时半,我们就从西安出发。来到黄帝陵已是上午9时左右,冷风迎面袭来,寒意阵阵,所幸大家都有多穿棉衣,也就在御寒下排队顺序而上。大概整个过程约两小时,包括等候时辰到及观看多项文化表演节目和颂祭文,献花篮的庄严流程。待到祭典完成后,成千上万的人如同“解放”而大松一口气,到处溜达和到处参观,整个黄帝陵人海一片,蔚为奇观。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加和观赏这富有历史意义的祭典。我对自己说,此行值了,至少我们明白为什么我们叫自己为“炎黄子孙”;至少我们知道中华文明历史的开端,至少我们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而我们又要走向哪里。但无论如何,不能改变的是“血比水浓”。单就这一点,海外的华人不论入籍何国思想又如何转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是缘自何处,这是每个人都不能改变的历史特征。

祭拜了黄帝陵,我的第一个感觉是:神话也好,历史也好,每一个有民族情感的人不论身在何处,身份如何变化。他们都会回想起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年代,像鲁迅所说得那样“风雨如磐暗故园,我以我血祭轩辕”。

刊登于2011年5月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