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11

911十周年祭 (现代春秋)

2001年的一个夜晚,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报导时,突然眼前一亮,有飞机直冲美国纽约帝国大厦,好像是银幕上的恐怖影片;而事实上是美国受到了重创,恐怖分子驾驶骑劫来的飞机向资本主义的心脏冲去,结果导致两座帝国大厦被摧毁,逾三千人死于非命。这一突如其来的浩劫发生在10年前美国日期的9月11日。不仅对美国人是当头一棒,更让全世界人民看傻了眼,没有人会相信在高科技和最文明的地区竟会有如斯恐怖的爆炸事件向美国的权威和尊严挑战,但也真的发生了。如今一晃眼,十年过去了,日子和时间过得很快,这个世界也起了急速的变化。

如果有应验的话,那就是“恐怖大亨”奥沙马宾拉登在1996年向美国发出圣战讯号后,他用了5年的时间给美国最大的教训。这个时候,美国政府和人民才开始相信和接受这个世界存在的最大威胁是“看不见的手”,一只能致人于死地的黑手,而这个人在美国人追查到底后警觉原来曾经是它一手“养大”的叛逆者,它不得不对他及他周围的一群狂热的恐怖分子采取非常手段,它已经不能再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和追究敌人在哪里和他的武器有多威力。因为放眼世界,能够与美国在杀伤武器有得比较的是前苏联,也就是今日的俄罗斯。但自从苏联在1990年变天,苏联已缩身成为俄罗斯,不再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对手。至于在千禧年后崛起的中国,也在军事上落后于美国。换句话说,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再也没有人敢于公开和公然和美国叫阵。尽管美国曾经注意到奥沙马宾拉登曾向美国下战书,但凭奥沙马及其随从的本事,远远不是美国的对手,也就不认为奥沙马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至多在远离美国本土的美国大使馆进行暴力袭击或骑劫民用飞机或采用人肉炸弹来个玉石俱灰的疯狂行径。

正因为美国轻视来自回教世界极端派兴起所带来的巨大威胁,也就不很在意这批极端的宗教狂热分子所能起的作用。就这样,当塔利班(一个先在巴基斯坦起家的极端宗教武装组织)在1996年夺取阿富汗的执政权后(按苏军在1989年入侵阿富汗,但在回教游击队包括奥沙马的部队的顽抗下,终于在1990年撤军),阿富汗留下的政治真空在奥沙马势力的支持下,由塔利班的头子奥尔马所填补,组成不可思议的钻行逆施的极端神权政府,禁止女人抛头露面,把国家导入中世纪的蒙昧时代。

在这样的保守和与世隔绝下,正好给奥沙马一个机会在阿富汗建立起其恐怖基地(取名阿盖达)。因为有了基地和活动的范围,奥沙马将矛头转向美国,他认为一切“罪恶”的根源来自美国的霸权和强权政治;尤其是以巴冲突和巴勒斯坦的悲剧都是美国一手造成的。

身为沙地阿拉伯人的奥沙马对阿拉伯世界和回教世界一直被美国操控至为不满,也失望于国际社会不能伸张“正义”,为巴勒斯坦人民讨回公道,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不能团结,让以色列人欺压巴勒斯坦人,直到今天还无法立国感到痛心疾首。也因为这样,奥沙马利用一切的宗教力量来行使他的恐怖行动,并企图为其恐怖行为“合法化”,取名为“圣战”。

对于奥沙马所代表的异端教派所掀起的反美运动,被美国知名政论家亨廷顿看在眼里,他在1996年出版了“文明的冲突”一书,断定文明的冲突已因宗教的冲突而浮现(这一年也刚好是奥沙马口头向美宣战的开始)。当911事件发生后,亨廷顿即刻在《新闻周刊》发表专论,指说西方与回教的冲突表面化了。

确确实实,在911之后,美国已不再姑息极端集团和宗教狂热分子在美国面前间断性地以恐怖的行为来挑衅。在忍无可忍下,美国政府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闪电行动,在2001年10月7日(离开911只有26天)大举进攻阿富汗。不到两个月,塔利班政权分崩离析,奥沙马的恐怖基地组织也化整为零。虽然事后美国扶持起以卡扎依为首的新政府,且举行民主选举,但不论阿富汗如何民主改革,美国为维护秩序,先是不断派兵援助,目前已达到10万军人之数。这意味着,阿富汗表面的民主和背后依靠美国的军力来支撑场面终于改善不了阿富汗的落后与停滞。

抑有进者,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今年6月份时,证实美国已和塔利班武装举行会谈,初步进展良好,这又证明了塔利班武装被扫荡后,经过一些年又死灰复燃,不是美国的军力可以一举残灭的。

既然美国已定下要在2014年全面撤出阿富汗,则与塔利班的和谈是必要的,只要后者不再诉诸恐怖袭击,参与民主建设,预料美国会为自身的利益创造条件。

至于美国在2003年也借故指责伊拉克暗中鼓动奥沙马展开恐怖袭击,也来一个大举进攻伊拉克的目的主要是要清除阿拉伯国家内出现顽抗与反美的势力。正好伊拉克的萨达姆政府在后期对美国指指点点,批评多过依顺,也就拿萨达姆开刀,以剪除一个可供恐怖分子栖身之国家。萨达姆的银样腊枪头的军力不到一个月便被瓦解了,更在同年杪将萨达姆逮捕归案(2008年经审讯后被判处死刑)。由此可见,一个有形的国家(如阿富汗和伊拉克)不可能是美国的对手的,只要美国一动,这个国家的政权就难保了。这种“替天行道”的作为虽备受一些舆论的指责,但在反恐和打恐的名堂下,美国显得理直气壮地拿下两个与911有关的政权。

不过,在整个过程中,美国一直拿不下奥沙马而耿耿于怀。在不知此人是死是活的情况下,美国竟用上10年的光景才打死了奥沙马宾拉登(2011年5月1日);又在今年10月1日再杀死恐怖基地二号人物奥拉基。在美国看来,打恐战争已晋入“胜利”的阶段。而在今年内撤出伊拉克,但伊拉克的和平与繁荣又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美国留下的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伊拉克,让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教徒在争夺政治权力。

事实上,911丧命的不仅仅是无辜的3000美国人,而是在911之后,又有25万人死于非命。这个巨大的数目意味着死一个美国人要83人赔命。

根据BBC网站公布的数字如下:
1、 在阿富汗,有12,000人丧命。
2、 在伊拉克,有12万5千人丧生。美军死亡人数达4千人。
3、 有300万伊拉克人逃离家园,约占总人口的10%。
4、 巴基斯坦35,600平民死亡。
5、 在伊拉克、阿富汗及巴基斯坦战乱中,有255名记者殉职。
6、 美国在对付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及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历年行动,总共耗资4万亿美元。
由此可见,911给人类带来的是一连串的创伤和悲剧,也给在美国的回教徒带来悲痛,因为在民意测验中,只有48%的美国人表示对回教徒友好,另32%认为保持中立,一改过去的和谐与亲善的态度。

如今10周年过去了,美国人也从911悲剧中醒悟过来,但世界并不因此变得美好;尤其是回教国家正面对“茉莉花革命”造成的震荡与改变,也给美国增添新的烦恼。

也许在打恐战争之后,美国要面对的是一个改变中的回教世界。这就是911的10周年所折射出来的新形势。


刊登于2011年10月31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