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1.11

马哈迪向纳吉唱反调?(现代春秋)

我们不知道为何前首相马哈迪一直反对提早大选,他反而提醒现任首相纳吉还有一年半的任期,不必急于举行“闪电”大选。

他所持的理由是巫统内部不够团结,由阿都拉(前首相)遗留下来的党内各方面的矛盾和斗争尚未摆平;尤其是308以来,巫统并没有明显的改变。因此他不主张纳吉冒这个险。

但在纳吉这一边,他原先部署是在今年杪来个“闪电”大选(如果他真的在今年内大选,那将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最快的一次大选,政府只任期3年有余即解散国会。在过去都至少是4年后才举行大选的),理由是国阵认为,它已从谷底走上来,而且也相信马来票有所回流及印度票也会被争取回来。但又因为各种缘故,大选似乎已不可能在今年内举行,也就会推到明年的事了。

即使纳吉将大选挪到明年上半年举行,也不符合马哈迪心愿。因为马哈迪直到今天为止,还是坚持大选应在政府任期满后的2013年才举行。虽然在表面上马哈迪所持理由如前所述,但更大的理由还是怪责阿都拉当政时破坏了国阵的稳固根基,也动摇了巫统的统治权。而在马哈迪看来,纳吉还未完全走出阿都拉的阴影,所以他不应该承受阿都拉的过失,应有充足的时间来重整旗鼓。

究竟是马哈迪的分析比较正确或纳吉的分析比较正确,也真是没有一个标准。但若从马哈迪的治国手腕来比较纳吉的治国模式的话,我们或可以得出比较客观的答案。

对马哈迪来说,他是一个不按牌理打牌的首相。当大权在握时,他不容许其他人或其助手对他构成阻力和威胁。如1986年其副手慕沙希淡走后,他亲自将“2M政府”的招牌拆下;又如1998年革除副手安华,也是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手法,不让安华有反扑的机会。

虽然在踢走安华之后,马哈迪在1999年初迎来了阿都拉成为副手,但是不幸的,在2006年之后,马哈迪又与阿都拉闹翻,导火线似乎是阿都拉否决马哈迪在位时(2003年退休,让位予阿都拉)所设计的跨越长堤的美景弯桥,认为不切实际,实则是阿都拉顾问团重新规划马来西亚的发展。其中最彰显的是阿都拉将马来西亚分成五大块发展,即北马走廊、东海岸走廊及柔佛经济特区,和沙巴及砂拉越的发展区。

由于被认为华而不实,也不被马哈迪赏识,阿都拉终于付出代价,一场308的政治海啸把国阵吹得七零八落。归咎起来就是阿都拉领导不力,使国阵陷入困境。正如马哈迪说的,如果阿都拉2008年大选取得佳绩,就不可要求他退位;反之,他是应挂冠而去的。

由此看来,马哈迪的所谓领导能力是以领导大选胜利为标准的。他自己这样自豪地说,他本身担任首相22年,经历每一届大选(总共5届大选)都取胜,而且每次胜了三分之二多数席,所以他是无敌者。

尽管马哈迪在位时被批评为“独裁和独断者”,也做过不少备受争议的决策。如1985年推动单一语文教育(2003年才来推动英语教数理科)、1987年展开茅草行动大举逮捕政界人士和学界领袖、1994年在沙巴夺权,先是推出首席部长轮任制,后是(2004年)停止轮任,由巫统领袖一直做到今天。

因为马哈迪经常用大选成绩来掩盖其施政的失当与争议,也就不在意其个人形象是否被标签为“铁腕领袖”。

反观纳吉,他虽然希望能像马哈迪一样特出,以形成新一代的造王者,但他显然尚未具有马哈迪的权威,也就在很多方面强调和侧重个人形象。换句话说,纳吉希望尽快把国家经济转型,从而赢得好口碑。

除此之外,为了突出他的民主价值观,纳吉大胆地宣布将废除内安令并免掉报章每年更换执照之苦恼。他的所作所为反映出他正在尝试走其父亲走过的路线:从宏观的变到微观的变。毕竟仿效其父亲比成为“马哈迪第二”更容易。如果说其父亲的变是表现在国际课题上,如走中间偏左路线,化东南亚为中立区及与中国建交等来强化国内的改革,那么纳吉则是通过国内的改革来争取民心,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既然纳吉宁可走起父亲的路线,也不照搬马哈迪的政策,则马哈迪对纳吉有微言也是预料中事。例如马哈迪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采访时,就埋怨巫统缺乏有素质和可信赖的领袖。虽然现任首相纳吉取代阿都拉后问题已经逐渐改善,但还需要时日来恢复元气。

在马哈迪看来,纳吉在消除阿都拉“劣政”上不够明显。可是纳吉认为他在两年来的领导已刷新巫统的形象,而且有越来越多的马来人给予他的领导的认同和认可,加上印裔选民也接受他的领导,如果能在华社争取回一些华人票,他就可以大胆地宣布大选了。

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近几个月来纳吉频频向华社,尤其向槟城选民招手,其中分派“红包”也比民联来得大方,支持华教更是大手笔。凡此种种,是马哈迪时代所没有的,这正是纳吉的新作风和新策略。

如今看来一切已准备就绪,纳吉也已不能让所有的“功德”做在草地上。因此我们相信大选将会在明年5月前举行,较有可能的是在明年2月。

若是大选在半年内举行,就意味着纳吉与马哈迪的理念会越行越远,而不是越走越近。事实是否如此,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刊登于2011年11月28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