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1

伊斯兰党内讧白热化 (现代春秋)

正當朝野政黨在為大選候選人傷透腦筋之際,馬來西亞的老牌政黨正面臨內部的分裂與斗爭。這就是在1999年及2008年的大選風頭最健的回教黨,也被稱之為伊斯蘭黨。

事情的導火線似乎因雪州行政議員哈山阿里而起。他在308之后,被回教黨推薦成為雪州政府的行政議員,負責掌管回教事務。初時還算展現團隊精神,后來逐漸獨樹一幟,處處以宗教為出發點,包括不贊成24小時零售店售賣啤酒;在數月前又因宗教局官員突襲教會的慶典,也被哈山加以袒護指說在執行任務,以免回教徒被灌輸其他宗教思想;而最近的发展則傳出他將在來屆大選被黨割愛,因得不到區會的足夠支持。他則放話即使不被派上陣,也無所謂,他到死也要捍衛伊斯蘭教。

雖然哈山阿里一再被黨內所容忍,但他的出位言行顯然令伊黨陷入尶尬的處境。例如他不久前致力主張回巫會談(回教党已通过不再会谈),也表明若被首相納吉委以重任,他也會接受。這就顯示出他已不再受民聯政綱的約束,也可以不聽從伊黨的指令,可以隨心所欲的把自己塑造成宗教“導師”。林吉祥形容他在捍衛宗教局突襲教會宴會事件上反映出他是雪州政府掉隊人。不寧唯是,前伊黨署理主席納沙魯丁也加入哈山阿里的合唱團,兩人一唱一和成為主張回巫團結的急先鋒,更甚的是,哈山阿里批判伊黨改以鼓吹福利國是乖離創黨原則。因此他堅持為建立伊斯蘭國而斗爭,他指責黨內的所謂開明派向民聯妥協。

在這方面,伊黨的總秘書慕斯達法阿里痛批納沙魯丁與哈山阿里是因為黨選后失去高職而對黨萌生不滿。副主席馬夫茲更提出,若對党不滿可以退黨。

納沙魯丁原本是伊黨的署理主席,他被視為是哈迪阿旺的接班人,也曾在2000年時代表伊黨參加馬尼拉的公開政治論壇,全面闡述伊黨的政治方向,他在當時已明確提出伊黨是建立在伊斯蘭教的理念上,且視其黨早期的署理主席朱基菲教授是黨的绘测師,並形容這位長期與伊黨黨主席布哈魯丁爭第一把交椅的人是傑出的宗教學者。雖然朱基菲教授当不上黨主席,也于1964年因車禍逝世,但其精神在后期(90年代之后)被伊黨的宗教派人士視為指路明燈。正因為他們兩人是宗教至上的維護者,也是馬來人團結的鼓吹者,并在308政治海嘯后,影響黨主席哈迪阿旺不反對回巫對話,以致發生了与前首相阿都拉開展秘談,可惜無功而返,但也埋下種子,成為挥之不散的一種輿論,以促成回巫組成團結政府。

不過,不論是納沙魯丁或哈山阿里,他們在黨內的表現並未取得黨員的廣泛認同。因此在今年的黨改選大會上,納沙魯丁捍衛第二把交椅不成,輸給了末沙布。這后者被視為開明派,被列为具有左翼思想的“埃爾多安”派。他能脫穎而出說明了回教黨內開明派系占上風,也珍惜與民聯的合作。哈迪阿旺在后期顯然認同了“埃爾多安”(土耳其總理的名字,他統治一個開明的回教國家)派的斗爭方向,近期的大力提倡建立福利國即為一個例証。

伴隨著黨選的改变,哈山阿里也失去了雪州回教黨主席,只保留中委,但他及納沙魯丁被慕斯達法阿里揭開在黨選后絶大部份缺席了黨中委和雪州中委的會議。他進一步指責他們“已然陷入巫統要削弱伊斯蘭黨的圈套。可以預见,在未來的日子,伊黨極可能會因政見思想的差異而爆發一場大論爭。”

就历史而言,伊黨的內訌與分裂並非新鮮事。過去曾有發生,特別是在1969年大選后,伊黨被邀請參加聯合政府(1972)及加入國陣(1974)后,黨內的斗爭已逐漸浮上台面。一邊是黨內的反對派一直不滿黨領導參加國陣,只益了少數頭頭,而未惠及大部份黨員。隨著1974年大選落幕后,伊黨在吉蘭丹终于启开了斗争序幕,黨通過了對丹政府的不信任動議。一連串的斗爭在吉蘭丹州釀成暴亂而遭致中央接管;进而导致伊黨于1977年被國陣開除,结果伊黨陷入分裂和內斗,無法面對巫統排山倒海的沖擊,也就在1978,1982及1986年的大選輸到抬不起頭來,直到1990年在46精神黨的支持下,伊黨才又再奪回吉蘭丹州政權。

自此之后,伊黨十分重視內部的團結,也絶少發生內訌。所以得以在1999年的大選,借安華效應,崛起成為最大贏家,一連控制兩個州政權(吉蘭丹及登嘉樓),也擁有27名國會議員,頓使行動黨及國民公正黨黯然失色。

繼后,在2008年,又再一次因安華神話再造一場政治海嘯把國陣傷得遍體鱗傷,在一夜之間扶起伊黨連奪三州政府(吉蘭丹,吉打及霹靂执政一年)。雖然伊黨的國會議席較公正黨及行動黨少幾席,但它的議員並沒有發生好像公正黨的退黨風潮,伊党也就被認為是個堅定與團結的政黨。

詎料轉入2011年,伊黨的內訌竟然白熱化,而且也沒有跡象顯示領導人正積極进行調停,反而是輿論製造了黨中央與失意派及宗教派發生爭執與沖突。如果伊黨無法及時撲滅后院起火,則很可能影響伊黨在來屆大選的表現。

若是伊黨有所閃失,則損失的不單是伊黨,也是整個民聯的團隊。換句話說,伊黨絕不能掉以輕心。

但現在看來,分裂好像不可避免。這對民聯來說,也許是2012年的另类“政治大地震”。事實是否如此,我們拭目以待。

刊登于2011年12月27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