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2

谷开来案审判的省思 (天下纵横)


举世瞩目的谷开来被控谋杀英商海伍德案件终于如同较早前的预测,在820日被判死刑,缓刑两年,而其家庭勤务员张晓军被判处9年徒刑。这意味着,在伦敦奥运会落幕三天后所作出的判决是经过谨慎与适当的安排的,既避开了在奥运期间的尴尬,也得以“体面”和当成“孤立的刑事”案件。
由于这样,其他较早涉及的贪污疑云与海外巨款的指控也就不再提及了,甚至会被视为不具真实而让它沉静下来。
很显然的,谷开来作为中共党要薄熙来的妻子本身就是一个敏感的角色。当薄熙来于1984年与其首任妻子李丹宇(其父是李雪峰曾是北京市委第一书记)离婚时,她就闯进薄熙来的世界。虽然表面上她的出现扶助了薄熙来“平步青云”,但实际上她和薄熙来已经不自觉地走上另一个极端,说白了就是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套上绳索。
薄熙来身为中共元老薄一波(1908-2007年)(新中国成立时担任财政部长,后任副总务。文革时被逼害,文革后平反重任副总理)的儿子,早已被圈定为太子党和国家的接班人。果然不出所料,当薄熙来于1984年担任辽宁省金线县委副书记之后,他就官运亨通。在1993年升任大连市市长,更在1999年晋级大连市委书记,且进一步在2001年当选辽宁省省长。
这位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学生在2004年出任中国商务部长。如果我们不健忘的话,当2006年马来西亚敲定与中国合作建设槟城第二大桥并获巨额融资时,是薄熙来受温家宝的委托,来到吉隆坡与马来西亚的部长共同签署建桥备忘录,当时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也在场。
不久之后,也就是2007年,薄熙来不是上调更重要的部长职,反而被调任重庆市委书记。令人意料之外的是,薄熙来竟在重庆搞出名堂;在2008年起,大力鼓吹“唱红打黑”,把整个重庆作为他示范“新版文革”的大平台。
在这个过程中,谷开来给丈夫的帮忙是不争的事实,而她身为律师(北大法律系毕业)也介入了商场及房地产的活动和业务。因之,通过其儿子薄瓜瓜(在美国深造)的介绍,英国的商人海伍德也借助谷开来的搭线,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合作生意。不料投资失败也触怒了海伍德向薄瓜瓜索偿1300万英镑,约得利的10%
在情急之下,法庭也就揭开谷开来在去年11月为“解救其儿子的困境”而不得不痛下毒手(这整个过程薄瓜瓜与海伍德又有什么未公布的“交易”也就鲜为外人所知)。
谷开来的“精心设计”也就被薄熙来的一位亲信王立军(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所知。不知为何此事未有“善后”,竟在今年2月发生王立军单赴成都美国领事馆的大件事后来王又被中国军警带走。
本来王立军是薄熙来的爱将,但因后者不处理谷开来事件,也就爆出这惊天的大新闻。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后,终于在今年四月正式逮捕谷开来,也对薄熙来采取了免职处理。
直到今年8月才见谷案公开审讯,但也快刀斩乱麻地结束,主要是避免节外生枝。因此在认罪后已基本将案件当成刑事杀人案处理,不提及其他相关事宜,也绝口不提薄熙来。
虽然一般上人们将之定为“政治判决”,但对薄熙来也不等于“乌云已散”,而是不再可能在中央政治舞台表演,可能被安排其他工作或较偏远的地方,以让案件平淡下来。
这就是谷开来案件所显示出来的取向,毕竟谷开来也不是等闲之辈,而是名门之后(其父亲谷景生曾是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区委第二书记)。这样的判刑也在日后有缓解和“从轻发落”的可能。
当然在“政治正确”下所释放的意义是:(一)薄熙来已无望重身中央,不再是未来的接班人;(二)整个涉及谷案的人也都受到处罚,可以结案了;(三)中共的十八大召开在即,也得以从容不迫地抹掉这位“唱红打黑”的太子党的“历史纪录”。

刊登于2012年9月3日《号外周报》第597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