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12

孔子学院的争议与启示 (现代春秋)



这次应邀赴澳洲墨尔本参加“21世纪中华文化世界论坛”(1130日至123日)的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一项“收获”是我认识了“孔子学院”。原来在澳洲的大学十分普及,而且这些汉语学者有来自中国的,入籍澳洲的华人乃至本土的澳洲人,他们都能讲得一口流利的华语。
我抵达墨尔本机场的早上(30日),首先感觉到和发现到原来机场处处有中文牌子,与英文牌子有些“齐驱并驾”。这与我多年前访澳大不相同。我正在估算和琢磨,不用多久,澳洲的许多地方恐怕都要挂上中文字了,因为来自大陆的游客和移民络绎不绝。
澳洲之所以成为热门的移居国家主要是因为其气候与居住环境适合亚洲人,而且教育十分发达。因此这些年来澳洲的大学内设有孔子学院的也日益增加。随手拈来我在研讨会上就见过孔子学院的阿特雷德的高默波教授、拉筹拨大学孔子学院的斐丽昆教授、悉尼大学的汉斯教授及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的李复德院长。
我注意到有两位学者即高默波与汉斯教授针对时弊切中要害提出了“敏感”的课题。其一是“孔子学院”被认为是中国“统战的外围组织”或被曲解为“间谍组织”。
当地的孔子学院的学者们皆一口否认孔子学院另有任务,而是侧重在语文的教授和汉语的传播乃至文化的发扬。这些都是软实力的“登陆”,不曾也不会有其他任务,他们都以本身的经历现身说法从来没有挟带特殊任务,也与政治沾不上边。
其二是他们也承认当陆克文担任总理时,他与中国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而且有了距离,主要是因为陆克文是精通汉语华文的政治人物。在西方思维包围下的澳洲,陆克文不可能表现的“独树一帜”;因为他谙华语华文,担心西方及澳洲人对他另眼相看,也就宁可与中国保持距离,甚至有时看来是“反华”的而不是“亲华”的。
据知陆克文(2007年到2010年出任总理,而后转任外长直到今年2月卸职)的毕业论文是写中国异议份子魏京生的。因此在思想上比较倾向西方的民主而不是中国式的一党专政的政治。就这样他与中国当权的领导人的观点有落差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一位纯澳洲人不谙华语的女总理吉拉德接班后,她与中国的关系就有了好转,而今年刚好是中澳建交40周年,被澳洲官方加以重视。
这些学者认为陆克文其实不反华也与中国友好,只是在任时不能因为懂得华语华文就可以“私相授受”。
无论如何,澳洲学者都认为华语华文将是属于21世纪亚洲的,而学习华文是大潮流和大趋势,自然异口同声地推崇孔子学院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其实孔子学院是千禧年后的产物,有鉴于中国国力的提升,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3年首次提出“中国要和平崛起”的豪言壮语,无形中促使中国的汉办采取积极的行动。原本在2002年在国务委员陈至立(前教育部长)的提议下,已成立了以孔子为名的“孔子学院”,但延至20041121日中国才正式在韩国的首尔设立海外第一所“孔子学院”,其目的就是要让汉语中文走出国土,走向世界。
接着在2005年,美国的马里兰大学在与天津南开大学合作下,于38日正式挂起“孔子学院”的招牌。
因为普受欢迎,中国政府于2006年在北京成立了“孔子学院总部”。
2010年时,美国的《华尔街日报》作出正面的报导说,在2006年时,中国在美国仅有不到10所的孔子学院,如今则已拥有上百所的孔子学院。
不过,日本大阪产业大学事务局长董里俊行竟脱口而出的指摘“孔子学院”为中国的“文化间谍机关”。这一带有贬斥的报导向世界各地传开后,导致中国的汉办副主任(孔子学院副总干事)赵国成忙于解释和辩白,坚决否认涉及间谍工作,并郑重指出是外国的大学主动申请的,不是中国“找上门”的。
当然汉办也不否认为了扩大中文的影响力,在短短的7年内也就是到了2012年正月,全球已有358所孔子学院;另外有500个孔子课室,分布在105个国家和地区。
按照中国的官方讯息,它准备在海外成立500间孔子学院,看来已快接近目标了。当下的858所的孔子学院和课堂中,则以泰国皇后大学的孔子学院的规模最大(以师资和学生人数为标准)。
不幸的,在今年517日,美国国务院也发布公告促请在美国拥有J-I签证的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不得延长签证,必须在630日离境。这给开办孔子学院的学校带来一定的困扰与挫折。
尽管美国舆论没有直截了当将孔子学院丑化,但其态度显然已高度关注孔子学院发展得太快;也顺带引起美国右翼份子向政府施压,促请官方严正关注孔子学院的活动,毕竟单单在美国就有70间大学设有孔子学院。
不但美国舆论有了质疑,就连《悉尼晨锋报》也将4千人签名的请愿书呈交州议会上院,要求取消7间大学内设立的孔子学院,因为这些人怀疑中国大手笔推动孔子学院只是为了文化而不具政治目的。
就此而言,当西方的右翼份子及组织对孔子学院进行挑战乃至挑衅之际,中国方面一直坚持它的立场是纯正的,不与政治挂钩。在中国看来,既然它已经耗资5亿元在各地建立孔子学院,绝对不会因美国的干预而退缩,也不会因其他国家的压力而收手。恰恰相反,因为市场有所需求,中文会越来越普及而成为世界共同用语之一。在这种情形下,即便孔子学院不再大张旗鼓,世界的各大学或中学也将会因需求而开设中文班,中文课程乃至中文研究所等。
除非中国和平崛起受挫(被军事与政治干预),否则中国必然刺激中文兴起于21世纪,也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以懂得中文而引以为荣。在这方面,孔子学院肯定会成为传播中文的有效有利但无武力威胁的工具。
这就是我在澳洲期间得到的其中一个启示。假以时日,当澳洲的华裔人口超过10%时(澳洲的人口约22百万人),迈向突破2百万大关后,这一大批人便是澳洲的资产而不是负担了,语文也就跟着多元化起来。

刊登于2012年12月10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