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12

林敬益的政治故事(现代春秋)



民政党前主席林敬益的逝世(1222日)意味着在60年代从政的领袖又少了一个。现在屈指可数的政治长者所剩无几。在国阵方面有巫统前主席马哈迪及阿都拉,和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等人及马华前会长李三春、陈群川、林良实和曾永森等;在民政方面当以邱继圃的资格最老,当然不能忘记梁祺祥;印度国大党则要算上前主席三美威鲁(他在位30年,1979年开始担任党主席,显然比林敬益的任期还久,林敬益共在位27年)。
至于反对党方面,要推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和卡巴星是与林敬益同时代的人。前者担任党秘书长30年之久,又比林敬益多了3年。
此外,诸多息隐政坛的元老,不是深居简出,就是已经作古。因此林敬益也可算是政坛中少有的一位不倒翁。虽然他的参政与其他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他能在33岁被委为联邦部长确实是罕有的记录。在当时(1972年)来说是难以令人置信的。为什么陈修信会信任他并破格推荐他成为正部长?这里有一段古。
原来林敬益年轻时就有一股热情和冲劲。当他在1965年学成回国后,便在1968年参加马华公会。虽然1969年大选他在霹雳州议席选举栽筋斗,但却让他意外地官运亨通。他一方面响应陈修信的号召,在1969年“513”种族冲突后积极地重振霹雳州马华。因此当19712月国会重开后,陈修信马上委他出任霹雳联委会主席。更在1972年让他再上一层楼,担任中央部长。这一下子,林敬益如虎添翼,更加的生龙活虎,在党内他为陈修信摇旗呐喊;另一方面,在党外又与华团掀起的华人大团结运动共舞。他成了党内外的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成了陈修信的“宠儿”。
然而在年少气盛的年代,林敬益也是横冲直撞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改革马华,让它告别死气沉沉的日子。没想到这样一来搞过了头,被马华元老群起而攻之。陈修信也顿然感到这位年轻人非池中物,若不加以控制,恐怕下一个被“打倒”的就是陈修信了。于是在19735月被促辞部长后,林敬益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举起“机关枪”扫向陈修信。扬言要直接挑战陈修信争当总会长。这样的争锋相对下导致林敬益被开除出党。换句话说,林敬益被“轰下”马华舞台(1973年),而此时的林苍祐就成了及时雨,把林敬益的一团招入民政党,让后者施展才华。
林敬益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加入民政党竟然使到民政党上下呈现一片朝气蓬勃的气象,而且很快地在霹雳州建立起另一个桥头堡。很显然也很肯定的,林敬益知道民政是他“最后的政治归宿”,只有打拼和壮大民政党,才能向马华展示力量(不然是没有条件炫耀的)。因此在1974年的大选,对林苍祐固然是个考验(以证明民政加入国政是对的),但对林敬益则是更大的挑战。他只许成功,不可失败,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林敬益在霹雳州议席胜出了,也担任州行政议员,算是拾了一个安慰奖。
就在李三春升级成为马华老大时(1974年),林敬益还在民政挣扎。这对林敬益是个极大的讽刺。本来在马华时,林敬益的官职已比李三春高(当时李只是副部长),党的职位也水涨船高。讵料被开除出党后,李三春也就顺序成为陈修信的接班人(1974年)。这样一来,加深了马华和民政的恩怨。1978年槟州出现的七人帮及1982年马华在槟州争取8席与民政平分秋色,就是李三春“回应”林苍祐收容林敬益一团人所要付出的代价。
虽然林敬益也算已经出人头地(1980年当选民政主席),但身份和地位仍落在李三春后头,也就不得不在党内营造新的势力,以便日后与李三春平起平坐。可惜的是,正当林敬益要展示他的成果时,李三春却提早退隐政坛(1983年),林敬益也只有留下遗憾,不能再和政治宿敌李三春较量了(林敬益和李三春的恩怨起于林敬益乘坐直升机连跳三级出任部长(1972年),而后者则在堵住林敬益势力后,在1972年接替已逝世的许启谟留下的署理总会长的空缺,显示了李三春棋高一着)。
直到1986年后,林敬益转战木威国席,意味着他将代表民政党出任中央部长,而梁祺祥不得不靠边站。换句话说,在林敬益当红的年代,马华的老大已是林良实。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大的恩怨,不易擦出火花。
老实说没有了陈修信和李三春在马华党内的呼风唤雨,林敬益也将就目标移向民主行动党。
也许是过于自信,林敬益在1999年失察下,终于发生窝里反的事件。原是民政党排出11名候选人(州议会),胜了10席。竟然有两名当选州议员倒戈投向支持马华,顿使情势大变。
这两位被民政视为变节的议员是林建安(林苍祐长子)及林武灿(元老林维雄的儿子),他们保密的功夫做得非常好。突然平地一声倒向马华,值此重要关头,马哈迪只好要求许子根暂缓宣誓就职,待局面晴朗后,再行定夺。可是令林敬益意想不到的是,一向与民政相安无事的马华,为什么会突然发难呢?所幸马哈迪在了解整局后,再帮民政一把,结束这戏剧性的一事,否则后果是民政恶梦的开始。
在对内方面,林敬益一生中是充满挑战的。先是1980年在波德申党大会上遇上梁祺祥拦路。结果脱颖而出,才有了今日的林敬益,如果林敬益输了那一战,他想要再翻身是不容易的。接着在80年代中期面对曾永森争主席,结果后者败下阵来。继之在90年代又面对吴清德的叫阵,他也一样过关。另外的例子发生在2004年吴清德向许子根下战书矢言要当首席部长,这对林敬益来说,等于是吴清德向他宣战,也就倾全力支持许子根对抗吴清德。经此一战后,许子根基本上已是稳定下来,林敬益也松了一口气。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为什么会有一场308的政治海啸发生,以致民政辛苦建立的城堡在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
说来说去,林敬益的逝世对民政党是个大打击,但民政痛失了“江山”则是更大的打击。当下在哀兵上阵下,民政如何取回或弥补过去的创伤,或许需要第二个林敬益及时出现了。

刊登于2012年12月24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