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12

女性从政充满变数 (直挂云帆)



其实不单女性在民主行动党内上位不易,她们也在其他政党内不易争出一片天,这是因为马来西亚与多数国家一样,还未轮到女性呼风唤雨。尽管我们周边的国家曾经出现女性领导人,但她们的上位是与她们的家庭背景息息相关的,不是凭空而降的。
例如斯里兰卡(锡兰)在60年代出现第一位女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是因为其丈夫班达拉奈克贵为国家总理时不幸遭暗杀乃激起民间支持她继其亡夫相位。后来她的女儿库马拉东加也从1999年起当选首位女总统,拥有实权(此岛国将内阁改制成总统制)一直到2005年。
换句话说,他们是名人之后才有此美梦成真,若非其夫其父的关系,她们是不可能出人头地的。
印度曾经在70年代出现女总理英蒂拉甘地夫人是因为她是印度著名总理尼赫鲁的掌上明珠。
同样的,印尼曾在千禧年后(2001年)出现首位女总统梅加华蒂,也因为她是印尼开国总统苏卡诺的女儿。在女凭父贵下得以头角峥嵘。
泰国在2011年出了女首相英叻是因为她是前泰国总理他信的妹妹,因此她在大选中成为独占鳌头的人物。
还有一位如今已如日中天的女性政治家在缅甸浮现,她就是夺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昂山素枝。今天她是比总统吴登盛更红的政治人物,看来她大有机会成为缅甸的首位女总统。她的来头可不小,她是缅甸独立之父昂山的女儿。
明乎此我们就不必纳闷为何马来西亚尚未孕育出一个英叻来。因为名门望族仍未出现一位女强人,还未有足够的势力击败男性对手。
拿最老牌的政党巫统来说,它的妇女组在1957年成立,而且其首任妇女组主席法蒂玛也被委为部长,但一直以来这个组织未能有女性候选人脱离妇女组后得以自成一格,只有过一位在妇女组内强势领导的拉菲达,她被委为国际贸工部长,也身兼妇女组主席,可在党内仍挤不上最高的领导层中。今天的她已是急流勇退,鲜少过问政事了。
如果说巫统妇女组仍未能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那么马华妇女组更是无法突显其重要性。成立于1975年的马华妇女组表面上看来是较民主行动党迟了3年才成立的,但不同的是它有众多的女党员,也有足够的人数选出新执委;而行动党的妇女组一向以来都是委任的,也只有到了今年才闻悉她们将召开首次的选举大会。由此可见,马华的妇女组是较有历史也已形成一个阵容。
虽然我们不能把马华妇女组与早期劳工党的妇女组相提并论,但在劳工党消失于70年代初期后,马华妇女组已跃而成为政党中不可忽视的辅助性力量。
打从周宝琼出任妇女组主席(1975年)后,她在不久就出任副部长,象征着妇女有了官位,开始得到重视。及后接位的邓育恒、黄燕燕乃至周美芬都逃不出其局限性,只能成为副部长。如今的尤绰韬更是没有官位,反映出妇女组与母体的“失和”。
即使妇女组中有委派王赛芝出任副部长(上议员期满上任,转任妇女组顾问),她与蔡细历的关系显得微妙。如今她是否有机会参加大选尚不得而知。但如果我们翻阅王赛芝未在2008年参选,而是较早接受上议员的委任,马华也就需要重视尤王两人的重要性,提供一个平台让她们继续扮演应有的角色。至于她们能否脱颖而出,就看她们的造化了。总而言之,她们是应该被献议上阵以接受考验的。还有一位周美芬也应被考虑安排在候选人之列。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幸运儿首推黄燕燕了。她是在2008年的党大会上当选票选的副主席,算是一个突破;也破格成了正部长,有了长进。可惜的是这些日子的纷纷攘攘与暗流汹涌,也够让黄燕燕承受的了,其中的变数,也让人不易掌控。
至于民政党的妇女组起步较迟,延至1982年才有妇女组成立。首任主席是纪碧真行政议员。在她之后接位的是丽娜岩律师。由于不是国会议员,她是没有副部长身份的,只有来到陈莲花的年代才出现一位女性副部长,她肯定会参加行将到来的大选,但会否中选我们就不得而知。由此来看,女性在民政党内的地位和身份是中规中矩的,有姿态但尚缺“火候”。
再有两个政党的妇女组也是最近才稍成气候的,一个伊斯兰党,它在过去一个长时间是不派女性候选人上阵的,近些年来才转变保守的观念,让女性有机会参选,但也只能适可而止。
唯一让人看到党魁是女性的则是当今的人民公正党。党主席旺阿兹莎显然有足够的条件领导一个政党。不过不要忘了,她因是安华的夫人才有今日的荣耀,而她毫无讳言地说,她的参政是因为安华;而她更想当一位男人身后的女人。还有努鲁伊莎是另一个耀眼明星,因为她的父亲是安华。
由此可见,名人之后的子女,若参政是事半功倍的,那些没有父辈庇荫的,只好自我拼搏和自我保重了。
总之当条件不成熟时,马来西亚的从政女性也只能适度的争取而不能硬闯,但只要不气馁,也许有一天会出现一个大马的“英叻”来。我们正期待有一位巾帼英雄立足在马来西亚的政治舞台。虽然遥远,但也不是遥不可及,希望马来西亚的姐妹们努力为自己争一口气吧!
刊登于2012年12月6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