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13

林吉祥与天兵天将 (开门见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政坛上出现“天兵天将”的政治游戏?记忆中所知,在60年代是不兴飞象过河的,政党大多采用本地人当候选人。而最“坚持”本地人管本地人政务的或可首推林苍祐。
这位政坛名士出道很早,在50年代就在槟城担任官委州议员,并在1951年率先组织政党,取名为“急进党”,以便参加首开先河的乔治市市议会选举。当年林苍祐推出的市议会候选人皆是本地人,即使他在1954年加入马华公会,也还是坚持用本地人当候选人,结果在1955年的普选率联盟参加14席取得全胜。
当林苍祐在1960年退出马华公会,并在1961年成立民主联合党时,但也是重视栽培本地人才。例如他领军参加的1964年及1969年大选(此时已转身成为民政党领袖之一),其候选人乃以本地人为班子。
即使在1969年执政槟州及在1974年加入国阵成为一员后,林苍祐始终没有改变这一作风,例如在1974年要挑选新血时,也是以本地人为准。例如引进的新血吴清德博士(在1974年成为高渊国席候选人后,一路平步青云),原为教师的大学生许岳金也是在1974年探出头来;还有林兴智及庄森培都是当年的专业人才被收在林苍祐麾下。他们连同老将如邱继圃、陈锦华、郑耀林等都是道地的槟城人。
在林苍祐眼中,槟城人才济济,不需要靠外来的人“抢滩”。就这样林苍祐靠他的智慧挽救了摇摇欲坠的槟城,并使之重新发亮成为璀璨的东方明珠。
虽然1982年是民政党艰苦的一年,面对马华增加州议席和争夺首席部长的挑战,但林苍祐还是从容不迫地以不变应万变(原任8名州议员全数上阵)。在这一年,许子根应邀加入民政成为丹绒国席候选人,行动党不甘示弱派出陈庆佳守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陈庆佳是槟州政坛的第一个“天兵”,结果也功败垂成,败给许子根。1986年,林吉祥为压下许子根,亲自出马向许子根下战书。林吉祥也就成为最红的“天将”。自此之后,他进驻槟城,把槟城当成新的家。
因为“天兵天将”发生了作用,也就打破了林苍祐只用本地人的常规,民政党也在1990年引进天兵,他就是来自马六甲的江真诚。
当民政与行动党相互争夺权力的年代(1986-1995年),天兵天将也成了新时尚。例如谢宽泰、邓章耀崛起成了新一代的领袖。
既然不论执政党或反对党已不再对外来人感到陌生与反感下,槟州也就逐渐地成为外地人瞄准的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一个州。就在林吉祥于1999年黯然神伤离开失意的槟州后的9年,他的儿子林冠英再一次勇闯槟城。
在不经意下,竟然政局来一个大翻转,林冠英在2008年的选举中代其父亲圆了首席部长的梦。这一年,林冠英也引进其助手刘镇东从吉隆坡北上升旗山扎营(如今刘镇东又再南移,更说明了行动党流行的天兵天将是可以被接受的,也不再留恋林苍祐的时代:“槟城是槟城人的”)。
当然如果我们把林吉祥当成天兵天将的开路人也无不可,因为他是一个最会换选区的政治人物。他可以从南打到北,又可以从北转向南,发挥了“哪里有需要他就走向哪里”的精神。
就今日的柔佛来说,林吉祥是真正地回到了故乡,一个他离开多年的州属。他为了在政治上取得更大的突破,不再做“天兵天将”,而是回到了他熟悉的地方。带着落叶归根的精神来推动他的开枝散叶的使命,成绩如何?55日就真相大白。

刊登于2013年4月22日《中国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