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13

林吉祥掉下男儿泪 (天下纵横)



民主行动党强人林吉祥4月18日闻及火箭党徽可能不被派上用场后当场落泪,闻者也被他所感染。有人因此问道,铁汉林吉祥从政半个世纪以来何曾有如此的伤感。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自然是触及内心深处,才让林吉祥情不自禁地掉下“男儿泪”。如果我们翻查行动党的历史,林吉祥是有一千个理由为此而掉泪的,因为他是至今为止最有资格为党把脉的人。他陪着党披星戴月,历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
           
犹记得,当1964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插足马来西亚大选时,它派出9名国会候选人,结果只有蒂凡那一人中选国会议员。在这之后,也就是1965年,林吉祥出任蒂凡那的政治秘书,接着便与行动党结下不解之缘。
        
也是在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后,就留下蒂凡那必须重新申请注册新党。在林吉祥等人的协助下,一个命名为“民主行动党”的政党在1966年获准注册,林吉祥不但成为创党党员,也出任重要党职,担任组织秘书。
           
 1969年,林吉祥当选国会议员,初试啼声即面临国家陷入“513”种族冲突大悲剧的困境,他也因之被逮捕,成为内安令下被拘留的人。
             
在牢中,因原秘书长吴福源呈辞,林吉祥被党中委推举为接班人成为秘书长,这是在1970年的事。
             
在1971年恢复自由身的林吉祥,即马不停蹄在全国上下跑动,建立起党的联络网,也树立起个人的权威。意气风发的他,自然不会掉泪。
        
1978年大选,林吉祥攻打马六甲国州两席,但州席失败,未见他有掉泪的报道,可见这小失败未使他伤心透绝,他依然以国会议员身份为党东奔西跑。
             
1990年,林吉祥为落实丹绒二役的改朝换代,移师巴当哥打对垒林苍祐,结果把林苍祐打败了。林吉祥也无喜可言,因为州政权与他擦肩而过。当年,许多人没有察觉后遗症已经开始发酵,但在许多年后,人们才怀念林苍祐的丰功伟绩。此情此景,也让林吉祥过早让林苍祐退休表示歉意。
            
1995年大选,林吉祥又移师丹绒武雅挑战许子根,结果他失败了,有人说这是林苍祐事件的反射。虽然如此,林吉祥也没有公开流泪,他仍是丹绒的国会议员。
             
但在1999年的大选,林吉祥因大意而在升旗山国席及植物园州席双双落选,首次成为没有议员身份的政治领袖。那一夜,林吉祥伤心地掉泪了,并向槟州人民说再见了。这就是说,当年林吉祥真的伤心到位了。
             
真没想到在今时今日,由林吉祥一手带大的行动党竟面对社团注册局质问党选的有效性。在担心首次不能用火箭上阵后,林吉祥的落泪是真情流露的。毕竟他是唯一尚活跃于政坛的党元老,这个党与他相随相伴,又怎能不为行动党的未来而落泪呢?

刊登于2013年4月29日《号外周报》第630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