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3

槟城第二度政治海啸 (现代春秋)



报界朋友及相识的朋友经常问我怎样看待本届的大选?在420日提名前,我说待提名之后看清楚候选人才来评估。但在提名后所作的评论,总是不能作为一个标准,只能是一个参考。理由是竞选行情或不断在变,它不是一成不变的。
果然在投票前的一周,槟州的政治行情起了一定的变化,差不多同一个时候,首席部长向媒体说,民联有六个选区有风险,其中四个归公正党,另两个归行动党。不过他并没有公布哪六个选区面对威胁。因此一般的观察又落在混合选区,认为它有得打。
正在这个时候,国阵的宣传攻势也十分凌厉,它几乎排山倒海而来在报章大打广告,直扑民联州政府,使得市面上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最主要的分成两种意见,其一是国阵的成员党已振作起来,今次不会只让巫统专美,至少民政会有所突破。于是把焦点放在三大混合州选区;其二是民联的看法是国阵除了巫统有其基本盘外,民政、马华和国大党是翻不了身的,似乎认定会保持308的席位安排,即29-11
正当这种争议性的观点无法达成共识时,在429日,行动党在韩江的一场造势活动又马上让人感受到“反风”卷土重来。
毕竟大家记忆犹新,在2008年的36日,行动党的造势大会竟然破了纪录,有逾5万人之众,整个草场万头攒动,呼喊声此落彼起,几乎每一位参加者都细心聆听候选人的高谈阔论。他们无一不是鞭鞑执政者所发生的贪污滥权事件,并且引用真实的例子让观众拍烂了手掌,整个晚上的气氛情绪高涨。在那个晚上,我打从心里感觉到,政治气氛不一样了,可能会有巨变。当我把这样的感觉告诉朋友时,有的人信了会变天,有的人不信,认为是雷声大,雨点小,他们更是引用1995年大选投票日的前夕,林吉祥同样在五条路有万人空巷的造势,结果投票的成绩是行动党兵败如山倒,只剩下一名州议员(原本1990年大选后,有14名州议员,后因一人辞职补选输回国阵,剩下13席)。
可是308的政治海啸真的把政治版图改变了,民联上台执政,民政首次被夷为平地,马华也再次全军覆没;国大党也一样,只剩下巫统11席。
如今经过5年的变化,人们又再一次看到行动党卷起千层浪(429日),其盛况不减当年,媒体估算有6万人布满整个草场,人数比306还要多出一万。我当晚人在现场,放眼望去,又是黑压压的一群,反风正再一次吹起。
这种场面很快又让人回想5年前的热潮,但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候选人不必在台上数落政府的不是,也不必举很多例子来谴责政府以引起共鸣,相反地,他们只一声Ubah,又一声“五月五,换政府”,整个人潮都动了起来,其回应声远比讲话的人士大。这就是说,激情已燃烧到只要呐喊即行,群众就会一呼百应。此情此景,比起嘉年华会有过而无不及。
429过后,我开始调整对选情的分析,此时我认为华人集中的选区已是民联的囊中物,国阵已难攻克,只有混合选区或有机会出线。这种范围的缩小皆因民众热烈的响应行动党的号召。它也成功地唤起人民的豪情。
后来,情势又起变化;尤其是在52日传开金钱政治在阿依淡发酵,又传开首席部长选区告急,引发其夫人周玉清号召同志友人齐落发抗议金钱政治。
当此新闻传开后,市面又一阵阵的沸沸扬扬起来,碰巧在53日行动党又有一场群众大会在旧关仔角举行,也就吸引更多的人潮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挺着支持首席部长的旗号布满整个大草场,甚至在人群挤满后,又在大街上万头攒动,有人估计出席者达12万名之谱。如果此统计没有错,那是槟城有史以来最大的群众大会,占据了整个会场和街道。
此时的情绪比起429的造势更加激昂,似乎是一场挺林冠英大会,连林吉祥也赶来出席,让群众更加的激动,整体的反应都是表达对民联的支持。当这场空前的集会散场后,许多人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这一次的政治海啸,是否是5年前的翻版,如果是的话,那么国阵的华基政党将无望翻身。
我在53日晚被问及此事时,也这样说,情势又变了,这一回极可能维持在308的议席。换句话说,国阵的友党将极不容易突围,即使是身处混合区,因为华人也占有一定的比数,或30%40%,乃至有的是50%。因此,国阵在混合区也过不了关。当然我们无法评估巫统的势力,因为马来选民比较含蓄,他们一般上都不提前表态。
果然不出所料,53日的造势不但挡回了金钱政治,也让选民更加踊跃地出来投票,于是在55日的早上,在各投票站一早就挤满了人,他们都是为投票而来,当投票率越高时,意味着民联的取胜机会越大。
尽管在下午时分,有传来阿依淡情势稍有紧张,但也只是在被控制的场面,又告相安无事。
当晚上开票结果传出来后,民联胜出的票数比5年前还要多,而国阵的友党纷纷落马,得票率比过去还要少,甚至有两名国阵州候选人也失去按柜金。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说明了国阵友党的得票再一次下跌,跌到令人有些“惨不忍睹”,不用说民联再一次漂亮胜出。而巫统在失掉一席下,变成民联30对国阵(巫统)10,但巫统则从浮罗山背赚回国席,以小换大,也证诸了巫统势力不减,只是友党竟无法爬了起来。
正因为一切发生和变化来得突然,邓章耀身为槟州国阵主席,马上宣布辞职,表现了君子坦荡的负责任精神,连带民政和马华也要考虑下一步怎样走。
当然,民联在狂胜后,它也要考虑下一步要怎样走?以不负人民的期望。相比之下,这第二度执政比第一度执政还要难,因为人民已要求更高,并且要看到更多的政绩,不再因初执政没经验被宽待。这就是说,民联的组阁及阐明未来的施针方向是更为重要和迫切的。

刊登于2013年5月7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