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3

女权先锋-林碧颜



素有政治世家制成的林氏家族的大姐林碧颜终于走完她的一生。在澳洲柏斯逝世,享年95岁,可谓福寿全归。
林碧颜是槟城精英份子林清渊律师的大女儿,年少即负笈英伦留学,50年代初期返马执律师业。在1954年起担任教总的法律顾问,与当时的教总负责人林连玉过从甚密。
也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她成为马共女党员李明的其中一名辩护律师,另一位知名律师是DR辛尼华沙甘。
李明(1926-2012年)是活跃在吡叻的马共奇女子,1952年李明在不知情下,竟相信一名变节的马共杰夫安排她住在离怡保市两英里的华林市的一条街的咖啡店楼上租房,才住不上几天,她就被包围逮捕了。于是也是在那一年她被提审,指控她拥有手榴弹。经过反复的上诉及驳回,李明在1953216日上诉伦敦枢密院被驳回,维持死刑判决。在这个时候,林碧颜积极介入,收集到英国50名国会议员的请命,要求吡苏丹宽赦李明;而陈祯禄也要求吡苏丹宽赦。同年三月,吡苏丹宽赦李明死罪,改为终身监禁。
虽然李明在辩案时否认她是李明,也否认是马共,但她前后在马来西亚度过10年的监禁,于19631123日被东姑秘密遣送回中国。
由于这段特殊关系,许多年以后当李明重回马来西亚探亲时,她也不忘当面向林碧颜致谢。
另外一宗仍令人津津乐道的案件是林碧颜在1961年介入林连玉被褥夺公民权。
身为马来西亚的第一位女律师,林碧颜就主动地为他的事件东奔西跑,并不遗余力地通过法律程序力抗到底。
林连玉回忆录有这么一段:我的案共有六名律师要义务辩护,最后决定交给林碧颜律师办理。而林律师对我这案所花的精神,恐怕是她从未有的;甚至亲自请来林苍佑及朱运兴为他作证。
更令林连玉感动的是,林碧颜是免费为他效劳的,一分钱也不收取。可 是十分过意不去的林连玉后来硬硬把五百元放在林碧颜的办公桌不辞而别。当然林连玉案件也划上句号。
1964年,原为劳工党党员的林碧颜参加国会大选,碰上马印对抗,结果身为社阵候选人的她输了。70年代她受敦拉萨委为驻南斯拉夫大使,直到1980年退休。
此外林碧颜还有两位弟弟也是左翼知名人士,一个是左翼精英的林建材,及另一位曾是社阵总秘书的林建寿。林建材尚健在,林建寿已作古。
林建材(1919年生)则是他们家族中最早介入左派政治活动的一位。他在1945年即参与组织马来亚民主同盟党1947年参与左右派组成的大会,通过人民宪法十大原则,以抗拒英殖政府推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用以取代巫统反对的马来邦联(Malaya Union)宪制,结果功败垂成。不久之后马来亚民主同盟党也自动解散,因不堪被英国指为是共党渗透。就这样林建材于1948年再回到伦敦剑桥大学考取法律学位(原本在1941年已取得文学士学位)。
1949年学成返新加坡,介入了抗英同盟活动而在1951年被追捕,辗转到了中国,一住就是6年,直到1956年才回到新加坡,但被限不能参加政治活动。1962年获得东姑阿都拉曼批准回到马来亚,被允许在怡保执律师业,不过已脱离政治活动。延至1978年才回到槟城执业而在2000年退休颐养天年。
林建寿:当林建材不得参加政治活动时,他的弟弟林建寿(1922年生)则在1957年参加劳工党成为中委,且在同年积极参与起草社阵(劳工党与人民党组成的社会主义阵线)纲领。1959年在社阵旗帜下当选国会议员,州议员乃至市议员;进而在60年代初取代陈朴根成为社阵总秘书,风头之健,在反对党中,傲立群雄。然而在60年代中期,斯人独憔悴,失去在劳工党的主导权,而社阵也已告解散(1966年)。
1967年劳工党在槟州领导罢市,抗议货币贬值,林建寿被短期扣捕,被释放后的林建寿意图重组劳工党无功而返。1972年劳工党正式被吊销。1974年林建寿由左转右,参加马华公会,但仍无法圆首席部长梦。
林氏家族一门三俊杰,俱是马新政坛左派举足轻重人物,可惜都无法在政治上“大器晚成”,惟留下早期精彩篇章令人津津乐道。

刊登于2013年5月9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