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3

李光耀的两把飞刀 (直挂云帆)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又再出版他的新著《李光耀观天下》。若从英文书名来看,那就是一个人的观点(One Man’s View the World)。不论是一个人的观点或是李光耀经验谈,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它毕竟是李光耀的个人“真知灼见”。
目前已是90高龄的李光耀(诞生于1923年),一生出版过不少的单行本,其中较引人注目的是《李光耀回忆录》(两巨册)、《白衣人》、《新加坡双语之路》和《发展是硬道理》等。而最近的这本《李光耀观天下》也不可避免地触及国际与区域的政治课题;尤其是关于马新之间的敏感课题。也因为这样,它自然引发反弹。
例如,李光耀不忘批评马来西亚的种族政策造成人才外流,虽然马来西亚尝试吸引人才回流,但李光耀认为稍迟了。在这方面,他也指出新加坡的移民中,有40%是来自马来西亚,他认为新加坡的经验可以成为借镜。不过他坦诚,自1965年后,马新的政策已各自表述。
很显然的,李光耀对于马新的分家有无限的感慨,因为打从他在1954年倡组人民行动党以来,他就认定新加坡的命运是与马来亚分不开的。因此他的政治斗争目标也一直希望新加坡能重新与马来亚结成一体。
虽然马新于1948年在政治上分家,但两地的人民仍然正常往来,不因分家而分道扬镳。在当时,左翼的政治力量正蓬勃开展,不承认马新分家的现实。因此李光耀在50年代的斗争是与左翼势力相结合的,更在1959年领导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获胜而成为新加坡自治邦的总理。不过李光耀与左翼阵线的“蜜月”在短短的两年后宣告结束,左翼势力在林清祥领导下从人民行动党分出去而组成社阵。在此时,李光耀开辟了两个战场,一个是与左翼阵线周旋;另一个则强烈地希望把新加坡重新纳入马来亚而与马来亚的右翼阵线(以巫统为首)进行明争暗斗(马来亚联合邦在1957年已取得独立,新加坡仍归英国管辖)。
1961年马来亚首相东姑提出有意扩大版图推动马来西亚概念后马上获得李光耀的附和,他十分努力地要通过马来西亚联邦的组成而使新加坡也成为独立国家的一部分。在李光耀看来,新加坡的生存除了重新加入马来亚外,别无选择,因为新加坡既没有资源也缺乏土地,独立是不可思议的事。
就这样,新加坡经过一波三折并在大选中压倒社阵后,而在1963916日成为马来西亚其中一州,另两个州是沙巴和砂拉越(这一届的大选,李光耀巧妙地安排在1963912日提名,而在921日投票,这就是说,提名日时马来西亚尚未成立,投票日时马来西亚已成立。这样一来,反马来西亚的社阵已处于不利的地位。果然行动党夺得37席再次执政,社阵只取得13席,反客为主计划失败)。
李光耀在加入马来西亚后,也面对政治阻力,不但不被联盟承认为执政党一员,其国会议员被排到反对党一边,而且也无法在中央政府内取得发言权。
在这种情况下,李光耀的两大动作是(一)在1964年决定派出象征性的候选人在西马试探其政治力量,并提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政治口号。(二)设法取代马华公会在联盟的地位,以便也成为中央政府的一部分。
虽然李光耀有此主观愿望,但当年时局有利联盟,因印尼鼓起对抗,不利左翼社阵,也同样未认为人民行动党是取代马华的政党,于是联盟大捷。
随后联盟与李光耀的关系恶化,更相互指责对方行种族主义而闹上法庭。
在局面无法缓和下,新加坡在196589日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绝不是李光耀所要看到的结局,因为李光耀在当时的困境是“走上一条没有路标和茫无目的的道路”(李光耀语)。
在独立之后,马新虽已减少针锋相对,但已是花开两朵,各展风采。一朵是人民行动党继续在新加坡当政,几乎未逢敌手。李光耀运用有限的资源,而开拓无限的脑力指挥将,一个弹丸小国新加坡发展起来。新加坡总面积只有715平方公里(填土后形成),有两个半槟岛之大(槟岛面积293平方公里),若连威省算进,则槟州比新加坡大,整个槟州土地面积1031平方公里。由于新加坡创造了奇迹,以致它的国家虽小,但却已纳入先进国的水平。
另一朵则在马来西亚脱胎换骨成“民主行动党”于1966年取得注册。经过40年的打拼,民主行动党终于发展成马来西亚最大的反对党(指国会),更在槟雪成为执政党。这种成就是李光耀始料未及的。
当然如果当年新加坡没有脱离马来西亚,今天的政治形势是如何我们无法想象和预料。今天的民主行动党虽然与人民行动党了无关系,但若将之视为有所关系的话,又似乎已“实现”李光耀当年的雄心取代了马华公会(今天的民主行动党有38个国席,马华只有7个。若新加坡未退出马来西亚,行动党取代马华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从这边来分析,马来西亚也因为存在种族主义的政治,才有今日的分割局面,马来人大多支持巫统,非马来人倾向支持民联,华人更是倾向行动党。因此不论是国阵或民联,它们都无法打破这种局限。
正因为这样,李光耀也直截了当地批评民联的组合存在结构的问题,一旦主政中央就会浮现不协调的矛盾,同时在政治结构上,民联即使上台也与国阵没有多大的差别,同样是马来人掌控政治核心,不能废除马来人特权等。
李光耀是在2008308政治海啸后刻意的访问马来西亚十余天,用他的独特的政治眼光看时局。经过5年的考察,李光耀得出自己的结论,而给民联带来一定的冲击,难怪安华形容李光耀是过气人物,看问题也过时不中用。即使卡巴星也促请李光耀看管好自己的国家,不要对别人指指点点,还有行动党的新生代也有批评。但我们也注意到林吉祥及林冠英仍然未即时有所反应,这说明了李光耀作为“民主行动党”的开路人,他有足够的资格发表政见和政论,也观察到民联中的伊斯兰党如果处于弱势,它就会面对马来人的批判。这就是说,伊斯兰党正在衡量它所处的地位,如果说回巫对话又再死灰复燃,我们也不必惊讶,因为今时今日,种族政治还是居于主导的地位,除了民主行动党有明显的华人标记外,公正党的多元性则有待考验,毕竟华人在公正党内的影响力除了蔡添强较出位外,就只剩下黄洁冰和刘子健出任不显眼的官位。不是安华不照顾其他族群,而是公正党所代表的是以马来族群为主,华人归到行动党为代表也是不争的事实。由此而观之,马来西亚即使推动两线制,也脱离不了种族政治的阴影与格局。这就是李光耀带出的讯息。在可预见的将来,它还是无法消除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