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3

重选激发悲情政治?(天下纵横)

这真是料想不到和始料不及的结果。当民主行动党于去年12月完成党中委改选后,正兴高采烈准备迎接大选来临之际,突于事后发现选票出现错置,结果在调整下发现原来落选的再里尔(林冠英的政治秘书,前教长已故佐哈里之儿子)中选,而中选的伍薪荣则宣告名落孙山。
虽然事后行动党作出纠正也第一时间通知社团注册官,但似乎已稍迟了。社团局不但接获其它方面的投诉,而且也对行动党的解释不表满意。
正当来到今年(2013年)大选提名前夕时,突传来消息说行动党可能面临“吊销注册”,不准使用火箭党徽竞选。这一消息顿使行动党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情急之下,行动党也作出大胆的决定,一旦火箭标志不准使用,则在西马使用伊斯兰党的“月亮”标志;而东马则使用公正党的“蓝眼睛”标志。
这意味着,行动党候选人不会被逼使用独立人士的身份上阵,也不需要面对标志可能不一致的苦恼。所幸在提名前夕,社团注册官公函表明行动党可用火箭标志参选,行动党人终于松一口气,它为这一盘的赌注取得了筹码。
但这不意味着行动党选举的事件已落幕,恰恰相反,在大选成绩(505)揭晓后的两个月内,社团注册官正式向行动党发出指示,要它重选中委。这就是说,在去年选出的中委不被承认,行动党必须回到改选前的中委会。
因为没有涉及注册被吊销事,即使行动党有所不满和抗争,它也在无奈的情况下宣布进行重选中委,以避免遭到注册官吊销注册证。这一点对行动党来说是最重要的,处理得不好也可能是致命伤,毕竟火箭自1966年取得注册以来,从来没有面对注册官质疑其选举的合法性。可是去年的改选也不知怎么搞的,竟会出现差错。这种大意也只能解释成以为行动党内尽是律师人才,应该不会行差踏错;即使有错也会被律师党员加以发现和纠正。讵料这一回大家都没有察觉到一个失误会给行动党带来无限的麻烦。
虽然如此,一般预料行动党当权派将会在重选中取得绝对的优势和选出嘱意的领导层。换句话说,行动党的重选预料会风平浪静,嘱意候选人也会一一过关。若在这方面有不满份子挑战当权派也将会无功而返。
为什么会这样说?理由很简单,但凡反对党面对被对付时就会有一批壮烈之士站在前头,这种精神往往能在悲情政治中发酵和发挥出来。
例如在大选投票前夕,林冠英夫人带动党员及支持者集体落发抗议金钱政治的冲击,结果引发更大的同情。这种策略我们称之为打“悲情政治牌”。同样的,我们也将预见行动党上下会团结一致面对外来挑战。因此行动党不必担心因重选而打乱了领导层的布阵;反之他们所要担心的是在重选过后是否一切的争议都告解决而不再有后遗症?或还有预想不到的后遗症?
在这方面,我们也发现到有人以为行动党被迫重选就会出现斗争和内乱,这种观点是对行动党的政治缺乏了解。就我们所知行动党人一贯作风是在逆境中寻求“破茧而出”,也在处于弱势时打出悲情牌来扭转局面。
说实在的,行动党林子大了,问题更多,人事更复杂,它应从这次的事件中学到不要一时的粗心大意而陷入困境,因为有千万只眼睛不断地注视行动党在什么时候犯错。
就政治现实来看,行动党未来的日子会面对内外的更大冲击,民联也可能会出现政治落差,因此领导层必须要谨慎行事。

刊登于2013年8月26日《号外周报》第647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