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4

奥巴马的“普世真理” (现代春秋)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马来西亚访问虽被形容为没有达成实质性的成果,但从奥巴马的来访及其言行来看,他显然希望在马来西亚能播下民主、人权与公平的新种子,而这一席话是发人深省的。
奥巴马说,如果其一部人口被搁置一旁,没有一个国家会取得成功。假如非穆斯林没有获得机会,马来西亚也不会成功。
接着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应该将人们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分开他们。”但要这样做,人们须有同理心,从他人的眼睛看世界,以自己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他人。
这一席话转成易懂的文字是说我们不要只从自己的眼睛(立场)看世界,而是要从他人的眼睛看世界。这就是说,要知道别人怎样看世界,不要一味自己看世界,而不理会别人的感受和看法。
正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因此我们总是希望别人用自己待人的方式来看自己。
如果每一个人透视别人的眼睛;如果每一个人善待自己也善待别人,则这个世界会减少仇视和误解,也会让人有被尊重的感觉。当人与人之间以一种平和的眼光和心态来看待社会时,就不会有偏见和戾气;相反地,可以在相互了解下,让社会更和谐与和平。但若要达成这样的境界,它最起码要尊重少数和正视少数族群的诉求和利益。如果我们用一种“以大看小”的心情来处理人际关系与世界事务,难免会主观过强或以偏概全来对待别人。久而久之,社会将产生裂痕与隔阂,进而使到族群与族群间的矛盾与异议扩大,其结果是各行其是,到头来是两败俱伤,没有赢家。
例如伊斯兰党提出的回教刑法只是从回教徒的角度看问题,没有顾及其他非穆斯林的感受;即使刑法不针对非穆斯林,但在“一国两法”下,谁能保证不会出现“越过界”的事件发生?
这就是说,即使非穆斯林的人数少过穆斯林,他们的反对声音也应被关注的。既然这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任何的施政与法律都是要一视同仁,所谓“法律前面,人人平等”就是每一个人不论其种族、信仰或贫富都不应被剥夺法律的保护和人权的保障。
宪法是用来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也用来捍卫和保障人民的权益。如果实施一种让人担心乃至恐惧的法律,那是乖离公正与和平的原则。这样一来,社会将出现像奥巴马所谓的国家的建设不会成功。
在这方面,我们希望政府能关注奥巴马所论述的现象,不要引起社会争端,因此规劝伊党收回回教刑法,不向国家提私人法案是迈向成功社会的第一步。
虽然马哈迪当政时(1981-2003年)的政策备受批评,但他的一口气拒绝回教刑法是令人激赏的,不但平息争议也让人民松一口气。
其实,马来西亚在迈向2020年先进国宏愿的当儿(尚有7年时间),是不能够开时代倒车将回教刑法纳入成为先进国的法律,这是背时代的意愿,也是文明世界所不应出现的律法。
为此,与其让回教刑法争论得沸沸扬扬,不如让它冷却下来,这对朝野都是有好处的。
就历史来说,马来西亚之所以在今日产生族群间的分隔是因为70年代后,因新经济政策出炉,也就导致所谓“土著与非土著”的字眼出现。这一区分也让非土著在各方面感受到受委屈和不公平的对待;尤其在鼓吹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下,为何要分土著与非土著呢?这对国民团结是无所裨益的。
在这之后,我们的国家又惯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分,也就给种族主义分子一个借口将马来西亚人口一分为二,既有“土著和非土著”,又有“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若是再加回教刑法被接受,则马来西亚真的成为“一国两法”的国家,这对迈向先进国的马来西亚无疑是布下一道障碍。
虽然我们都珍惜国人在1969年“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后所维持的和平直到今天,但很遗憾的是一些较为偏激或是走极端路线的分子似乎方兴未艾,从不同的角度挑起事端,为马来西亚的政局添乱,实属不该。
如果我们要像奥巴马所阐述那样,缔造一个人人“克己复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及“相互尊重,诉诸仁爱与倡议清廉的社会”,则第一步就是将“种族主义”、“沙文主义”及“极端主义”一举埋葬,还国人一片晴朗与公平的蓝天。
我们相信,奥巴马描绘的时代应该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每个国家的当政治应视之为“金科玉律”。

刊登于2014年5月5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