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4

希拉里的白宫之路 (现代春秋)



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的身份和角色会比得上希拉里·克林顿。她除了是第一夫人(1993-2001)外,也曾是纽约州的参议员(2000-2009);更是国务卿(2009-2013)。
她不再连任国务卿是有理由的,因为这也是奥巴马的第二任任期,也是最后一任的任期。换句话说,到了2016年,奥巴马期满已不能再连任,也就留下空档成为希拉里填补的机会。
为了赶上未来的总统选举,希拉里刻意地卸下国务卿职,以便有更多的时间书写第二本自传和为未来总统选举而铺路。果然不出所料,希拉里终于如预期般地推出她的自传,取名为《艰难的抉择》(Hard Choices)。
出版商也看准市场在第一版印就了100万册,其热卖程度可以从610日在纽约首个签名会上反映出来,大批粉丝漏夜排队等候购买签名新书。
此外,希拉里的网站也售卖与希拉里有关的纪念品,马克杯、袖扣、T恤、手提袋、保温杯、I Phone手机壳、婴儿衣及餐纸等等,显然是大张旗鼓为希拉里造势。虽然她尚未承认将角逐下届总统,但在舆论上她已是先声夺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希拉里显然是选对了时机和时间及大气候的有利环境作最后的冲刺。虽然她的“缺点”可能是年纪过大(在2016已是69岁高龄)或失去年轻人的支持,但如果我们回顾里根总统于1980年当选美国总统时,也已是69岁高龄。相比之下,就不会认为年龄对希拉里来说是个阻力(即使女人颜容易老,但希拉里看来显得精神奕奕)。
其实,希拉里的魅力是无法挡的。早在学生时代她就锋芒毕露,直到1975年与克林顿结婚后,名气又再次上升。因而克林顿在1979年当选阿肯色州州长,在12年任职内又累积了政治资本,而在希拉里的协助下,于1992年当选美国总统(1993年就职),第一夫人的荣誉也就归希拉里了。
尽管克林顿在总统的第二任期内于1999年发生与莱温斯基(白宫实习生)有染的桃色丑闻,他最后还是避过被弹劾的危机,得以在2001年结束任期。
因为这一阴魂不散的丑闻,也多少影响了希拉里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被其同僚奥巴马挤出局,无缘成为民主党候选人。
她的失败另一个原因是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女总统,更何况当年流传着这么一个不利于希拉里的传闻:布斯家族先后入住白宫12年(老布斯4年,小布斯8年),而克林顿也已入住白宫8年,如果再选上希拉里8年,那就意味着克林顿家族将入住白宫16年。这样一来,布斯的12年加克林顿的16年,就等于两个家族统治美国28年。由于家族政治的作崇,自然阻止了希拉里入住白宫的机会了,美国人民宁可选出黑人总统奥巴马。
当然美国的白人世界能选出黑人总统是令人惊奇的事,不论奥巴马的8年任期是否令美国人满意,但他至少已开辟了一条道路让希拉里有机会脱颖而出:既然黑人可以做总统,为什么女人不可以做总统呢?再说,希拉里已被切断8年入住白宫,美国人应该不会再反对女人当政,毕竟这已不算是家族王朝的延续,而且希拉里的优秀和杰出的的表现是罕有的政治奇才,她头上的政治光环举目一望实在没有几个人能望其项背的;尤其是当过4年的国务卿,更加的磨炼她熟透世界事务。只要希拉里继续健康,保持饱满的精神与精力,她的当选已是没有多大的悬念。就此而言,失掉希拉里才是美国的大损失。
很肯定的,如果希拉里能打破传统和改变美国人的思维,给予女性较为公平的机会,必然会在未来产生出更多的希拉里来。
虽然希拉里已练就一身“百事不侵”的防御之身,但她也不得不提防敌手利用莱温斯基事件大加炒作,以打击其形象和拉底她中选的机会。
反过来,正由于条件成熟,即使希拉里尚未表态要竞选下届总统,在舆论上已是免费为其大打广告,而她也借助推荐自传的机会在美国全国各地走动,为其政治议程加温。
有鉴于当今世界充满斗争与矛盾,各国间的和谐已被对峙所取代,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现一位女性总统,也许不是坏事,至少它有助于调和世界的矛盾与斗争。就不知希拉里上台后是表现出女性的温柔还是强硬的鹰派立场?这对世界和平与否是十分重要与关键的。
无论如何,希拉里的魅力已给世界的妇女一个强有力的鼓舞,那就是改造世界不是男人的专利,而是女人已告抬头。
她这样说:在美国一位参议员或州长要想参加总统竞选前必须让全国了解你,这需要大量的金钱和广泛的政治基础,也需要时间。言下之意,这比英国、以色列及印度产生的女总理还要困难。
显然希拉里现在就是一个不向困难低头的女人。

刊登于2014年6月16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