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16

70年代巫统“红色惊魂” (直挂云帆)



曾是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身边红人阿都拉阿末(Abdullah Ahmad)(1937-2016)于612日逝世,终年79岁。
他的逝世使我想起巫统在70年代曾经掀起“红色惊魂”,虽然有人难以置信,但却是发生在巫统的高层,而且也影响政府的政策。
有关的政治故事是这样发生的:
1969年“513”事件后,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敦拉萨取得了绝对的权力,并在1970年拜相,成为我国第二任首相。
在这一年,他除了提出“新经济政策”外,也起用一批年轻的专才成为智囊团,这些人包括阿都拉阿末(担任首相政治秘书1963-1974)、阿都拉马日(Abdullah Majid)(担任新闻秘书),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报人沙末依斯迈(Samad Ismail),也成了敦拉萨智囊团的重要一员。他们促使敦拉萨宣布马来西亚主张东南亚辟为中立和平与非核地带,并加入不结盟运动。换句话说,他把东姑阿都拉曼的100%亲西方的外交政策改成左右逢源的中立外交。因此在1972年时,马来西亚就与苏联及东欧共产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而在1974年时,更是如履薄冰地访问北京,并成功地签署马中建交联合公报。
无可否认的,1974年敦拉萨的声望如日中天,也在同一年的大选中取得辉煌的成绩(此时联盟已扩大成为国阵)。
也是在1974年大选后,敦拉萨改组内阁,曾在1969年被东姑开除党籍,但在1971年重返巫统的马哈迪被倚重出任教育部长。与此同时,敦拉萨的两位爱将也在1974年被提升成为副部长。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沙末依斯迈仍在报界任高职时,也为敦拉萨出谋划策。在当时巫统内部已有人传出上层被共党代表渗透,而且与巫统的内部斗争有一定的关系。
这故事也牵扯到另一名精英,他就是原任外交部常务秘书长的加沙里沙菲宜,他以上议员的身份被委为部长,后来升任具有权势的内政部长。
在敦拉萨领导的年代他已被鼓励参加1972年巫统副主席的竞选,但不幸落选。当时党内拥有势力的哈仑(雪州务大臣)不予支持。从中崛起的是胡先翁(他是巫统创党人拿督翁的儿子)。于是他与萨顿(交通部长)及嘉化峇峇(乡村发展部长)同被选为副主席。
因为加沙里的落选,当副首相伊斯迈于1973年病逝时,敦拉萨却无法破例委任中委加沙里出任副揆,只好挑胡先翁成为第二号人物。
1975年巫统党选时,黑马马哈迪杀出头来,他击败对手(尤其是哈仑也争副主席)而与嘉化峇峇及东姑拉沙里一起成为副主席,这意味着加沙里又无缘更上一层楼。
1976年敦拉萨病逝,胡先翁被扶正,需要选副揆来辅政。他原先与敦拉萨的想法是一致的,要提拔加沙里(内长)成为第二号人物,但有碍于传统也只能从三位副主席中挑选一人,马哈迪就这样被幸运选中了。
当然平步青云的马哈迪也面对党内的压力,此时(19765月)哈仑已被判罪名成立,坐牢两年。而在3月时,他已被开除出党,到了10月又因压力,巫统又不得不收回成命。
尽管此时哈仑已失去威胁,但他认为党内有人要加害于他,意指党内有亲共分子倒哈仑。
这也给身为内政部长的加沙里一个调查机会,他先逮捕资深报人沙末依斯迈。他在197691日在电视台发表自白书,承认是一名共党代理人,努力接近巫统上层。
(说起沙末依斯迈,李光耀于1953年曾协助他出狱,并在1954年邀请后者一起共创“人民行动党”。沙末依斯迈也就成为其中一名发起人,但始终无法融入人民行动党。
1957年他回到吉隆坡负责《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的出版。)
随着沙末依斯迈的自白书发表,敦拉萨时代的两名要员(副部长)阿都拉阿末及阿都拉马日也在同年11月被扣捕,同样被指涉及红色活动。
马哈迪针对此事在其回忆录中这样说:“(当时指1976年)我面对政治威胁,起因是巫统内敦拉萨决密谋让胡先翁回归巫统,好些巫统领袖因此不满,指责敦拉萨受到所谓共产主义者,如阿都拉阿末及沙末依斯迈等的影响。
在胡先翁一上任首相时,当时的内长加沙里沙菲宜就决定要逮捕他们两人,指控他们是共产主义者。
我尝试反驳这种观点,但胡先翁更乐于听取加沙里的话,因之被扣捕的两名副部长也就留待半年后再审视。
如果我没当上副首相,一早就被逮捕,种种行动令人不寒而栗,而且他们怀疑我和胡先翁窝藏共产主义者。
6个月后,我与胡先翁商谈,企图让这些人获得释放,但再度被拒绝。当我出任首相时(1981年),我下令将他们释放,我想这个举动让胡先翁很不高兴。肯定的是,当哈仑获得特赦时(也是马哈迪批准的),他会更不高兴。
加沙里并未停止将我和那些所谓共产主义者扯在一起。就在我出任首相前几天,胡先翁走进我的办公室说,我的政治秘书西迪高斯将被逮捕,因为他是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派来的间谍。
我从未怀疑过西迪,但他因而被扣捕两年。”
当加沙里被马哈迪调任外交部长,而由慕沙希淡接任内长后,巫统内部的红色疑云逐渐消失了。
200894日,沙末依斯迈走完他争议性的一生,终年84岁,他的三度被捕(1945年日将被英军扣捕;1951年再被英军扣捕,被指涉及共党活动,而1976年又被捕)使他成为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
如今阿都拉阿末也走了,但他比其他人幸运,他在1996年至2000年出任大马驻美国特使,之后进入报界,出任《新海峡时报》总编辑。他先后出版两本著作:《马哈迪致给世界领袖的信函》第一及第二册,及《与东姑阿都拉曼的对话》(今年出版),算是留给后人的史料了。

刊登于2016年6月16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