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7

砂州华人政治地位的探讨 (直挂云帆)

虽然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在上任100天后,语重心长地认为“华裔应回到政治主流”。但这句话有些含糊,是不是指华人若未再全力支持人联党,华人就会继续被边缘化?
简单地说,由于人联党议席越来越少,所以连副首席部长也不见了,华人在政治上也就成为非主流派。
为什么会这样呢?且翻开历史看一看。在马来西亚共有13个州,各州有不同的特征和传统。因此无法要求归纳一致。例如砂拉越的人口就与西马的各州有所不同。在260万名的人口中,有30%是伊班人(内中包括达雅人)、马来人有24.4%、华人有24.2%、比达友人8.4%、马兰诺人6.7%、乌鲁人5.4%(其中的比达友人、马兰诺人及乌鲁人已皈依回教的大有人在)及印度人0.3%,总计有40个种族(在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时,其人口只有70余万名)。
在这些种族中,起最大作用的是当地的伊班人,下来才是华人。但自从中央将东马的土生种族列为土著后,又以穆斯林的身份让土著也享有“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后,马来西亚也就发展成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分;土著与非土著之分。因此也在后来成为政党分化和种族分隔的导因之一。
因此要了解砂拉越的政局有需要对二战后的政局演变作个回顾。
砂拉越虽然在战后的1950年,有一批左翼青年先后组成了“进步华侨青年会”(1950年)和“砂拉越解放同盟”(1953年)。它们的目标是争取独立,与马新的“抗英同盟”秘密合作。
另一方面,砂盟的活动也孕育了一个新政党的出现。这就是后来众所周知的“人民联合党”(SUPP)在1959618日获得正式注册。
人联党就这样成为华校生左翼运动的一个平台(公开阵线的基地),认同宪制斗争,但在1961年时开始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的成立,并与其他邦(马来亚、新加坡和汶莱)的社会主义政党向英殖民政府和当地的政府施压,一时获得印尼总统苏卡诺的附和,演变成区域性的“反马来西亚运动”。
虽然如此,马来西亚还是按照英国的议程在1963916日正式成立(原本定在831日,因联合国调查报告未出炉,不便提早成立)。
就在砂拉越第一个政党(人联党)出现后,在翌年(1960年)才有第二个政党的成立,取名“国家统一党”,初时走多元路线(与人联党一样走多元路线),但不久后分裂,其党中的华人另组砂华公会,达雅族人在第三省那逸县长指导下成立了“保守党”。
与此同时,也是在60年代出现的两个政党是非提不可的,其一是大多数属于达雅族人组成的国民党(SNAP)(1961年)(也有少数华人参加)。
其二是由马来人组成的砂国民阵线(1961年)(在当时国阵尚未诞生,因此这个政党在后来变成土著党,有马来人及马兰努斯人参加)。由于一些政党具有种族性背景,西马的中央政府(联盟执政)也就促成“亲马来西亚”(支持马来西亚成立)的政党在砂拉越组成“联盟”,与反大马的人联党对峙。
1963年砂左翼统战在人联党内的骨干因不堪被逮捕,开展走进森林从事游击战争(称之为砂共),印尼也加紧了与马来西亚的对抗(它形容马来西亚是新殖民地产物)。
在当时参与联盟的成员党有国民党、保守党、土著阵线及砂华公会,其中国民党拥有最多席,由其党魁加隆宁甘出任砂首席部长。因为他是伊班人(最大的种族)也就顺理成章领导砂州政府。
加隆宁甘不愿意全听中央指挥,也就对中央要求加速本土化公务员的建议搁置一旁,宁甘不认同急于寻求改变,因这对砂州是不利的。结果东姑首相认为宁甘是联盟的首席部长,必须听命于联盟中央。在不服下,东姑撤其官职,另委达威斯里成为新首长(他是保守党的党魁,也是伊班人)。
本来在1969年的大选砂州也一起举行,后因发生“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砂州选举中止,直到197075日另举行砂州选举。
这次选举事先已安排好,由中央招安人联党,邀请它加入联合政府,共享政权。在事先未公布下,人联党领袖与敦拉萨密谈。这就是说,选举的结果不会发生“背叛”事件,必按原定的计划组成政府。结果是人联党12席、土著党12席、保守党8席及砂华3席,总共35席组成联合政府。
人联党加入联合政府后就有下列大件事发生了:
11973年,促成土著党与保守党合并成土保党,这两个代表马来人和伊班人及少数种族的政党至今是最强大的政党,形同西马的巫统。
21973年,砂共(第一批)与政府和解,走出森林。共产党活动相对减少,华教学潮也平静了,换来的是不少人联党员(不论左右翼,都似乎沉浸在欢乐声中)(1990年第二批砂共走出森林)。
3)人联党虽曾在70/80年代击退行动党的拦路,但千禧年后,其阵地已被蚕食,从有第一副首长到今天没有副首长。为什么呢?人联党有需要检讨其自满的心态。
4)而且这个党也首次闹分裂,分成人联党(中央)与黄顺舸领导的联民党。在双双都进入州内阁中等于分化了人联党的力量。
5)除了土保党固若金汤外(州议席占过半,国会议员也是砂州的过半数),其余成员党不是折翼就是下沉,造就了土保党的领导地位。人联党也就相形见绌了。因此华人是否能回到主流,要看土保党的态度了。
6)虽然在2015年的州选只是显示人联党有多少起色,但没有迹象表现出人联党已再站起来,或壮大起来。

如果阿邦佐哈里希望华人回到政治主流,应该是指在州内阁中有发言权和决策权,不能只要人联党赢回席位才可以回到主流。毕竟今天的人联党已不是70年代的意气风发,而是影响力大不如前的政党。除非是政府恢复人联党的副首长职,对华社一视同仁(种族和谐下也要拥有平等的权利),否则不易看到华人所期望的明天。
刊登于2017年5月4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