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0.17

啤酒节竟成敏感节日?

原本马来西亚是一个和睦与开明的国家,一向尊重各民族的传统和节日且都有公假让全民参与其中,即使属于非穆斯林的节日,也是照常庆祝。但近年来因为宗教已走进政治、教育乃至公共活动,也就使到本来没有争议的节日变得敏感了。
例如“德国啤酒节”原是一个传统节日,每年的十月份举行。但今年的德国啤酒节却一波三折,先是说巴生市议会可以批,后来又接到警方通知不准举行。
在讨价还价后又闻知在改名后,不用德国啤酒节,改用“德国美食节”或“美食饮料派对”就没有问题。
根据主办德国啤酒节的公司透露,它在巴生、槟城、怡保、马六甲、森美兰及新山等地都有举行,偏偏是在雪州出问题。一方面说这是巴生市议会的权力,而巴生市议会属于希盟雪州政府管辖,自然不存在问题。不过后来警方以治安为由坚持不发准证,也就使到在1013日及14日举行的啤酒节无法在巴生顺利申庆。
前任首相马哈迪针对此事发表评论,他说这是非穆斯林的活动,与穆斯林无关,为何要干预别人的活动?他反而劝告穆斯林重视和关注宗教学校宿舍烧死学生的问题,也对马来学生的涉毒表示忧心。他希望马来社会对症下药,解决吸毒的问题。
其实,雪州在不久前也发生过24小时营业的商店是否在晚上之后就不能卖啤酒?经过争论后,有些商店同意晚上不卖,但有些照卖。就雪州乃至马来西亚治安来看,基本上因酗酒发生罪案的不多,一般上即使晚上或半夜在公路行走也没大问题,治安应该是良好的。
但这一回倒是成了一个令人关注的大课题。根据官方得到的情报,担心“回教国”(IS)恐怖分子会乘机捣乱和投掷炸弹,因此不鼓励举行这样的集会。
当然一说到恐怖分子造案,人们都是会接受劝告,只是也有人认为场面不大,只是在超市或小广场举行是不碍事的,因此不必过于敏感。
事实上,近些年来马来西亚已被宗教和种族课题搞得沸沸扬扬。
先是在1999年大选后,因回教党借助安华效应崛起成为第一大反对党(执政丹州和登州,且首次拥有27个国会议员),也就认为它的宗教路线走对了,并被大多数马来人所接受,便向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施压,要他宣布巫统的“回教国路线图”;而回教党也公布其路线图,直逼马哈迪表态。当马哈迪反击说马来西亚已是回教国,不必再修宪,也不必与回教党商议回教国的课题,自然引发回教党采取偏激的行动,要马哈迪接受吉兰丹和登嘉楼州议会通过的回教刑法。
在被拒绝后,回教党只得暂时收敛其“攻势”。同时在安华的劝解下,于2008年的大选又与反对党一起斗国阵。这一年反对党大胜,回教党也扬眉吐气,但回教党(2011年易名为伊斯兰党)发现在民联中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二,而是滑落成为殿后的老三。
于是在2013年大选过后,回教党再行探讨前路,乃在2015年决定与行动党断交,也再度重申回教刑法的可行性,硬要巫统与之共舞。在巫统未明确表达下,回教党也通过各种方法来强化回教的形象和政策,例如男女分开坐。此外,女性进入政府大楼,衣着若是被守门认为缺端庄也不准入内。
还有在学校中既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食堂;更有杯子也注明穆斯林或非穆斯林使用的。
如今雪州的啤酒节又受干预,谁也不知道偏激分子还会出什么花招,如果有一天马来餐馆和印度餐馆也不允许非穆斯林进入,那就不知道有多少间穆斯林的餐馆会被打击到难以生存?

为什么马来西亚这么一个和蔼的国家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值得官方及私人企业的反省与反思,否则还会有更多的离奇事情发生。

刊登于2017年10月23日《号外周报》第860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