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的照片
资深报人,著名时评政论家。 厦门大学文学博士。 2004年荣膺槟州元首封赐DSPN拿督勋衔 历任《星洲日报》记者;《星槟日报》总编辑兼总主笔;《联合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先后出版十余本著作,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思潮演变》、《巫统政治风暴》、《林苍佑评传》、《柬埔寨的悲剧》,《以巴千年恩怨》、《槟城华人两百年》、《马中华人的思潮纽带:海上丝路》及《伍连德医生评传》等著作。 学术论文:《马来西亚槟城州华人主导政权的研究》、《“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对马华新文学的影响》及《中国革命文学影响下的马华左翼文学》(1926-1976)。 现任中国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及安徽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担任华夏国际学校(槟城)副董事长;中天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及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 2009年获得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突出贡献奖。以经营中药保健品起家,成就一代著名儒商;在允文允商的熏陶下,不但带动马来西亚华教的发展,为海外华文教育建立完整体系。谢诗坚是财智双全的华商代表,是拓展华文教育、传承中华文化的时代典范。 同年,也获得由台湾行政院客委会遴选20名东南亚客家精英其中一人。马来西亚共有七人上榜。

13.9.21

塔利班不能重复践踏女权劣迹

当苏军在1989年撤出阿富汗后,这个国家又陷入内战。从1992年到1996年,阿富汗境内竟崛起一支学生军,称为塔利班。在巴基斯坦支持下稍然崛起。这支以宗教为名的战队也在1996年向美国打出圣战的旗帜。

圣战是因为奥沙马·本拉登的出现,成了他的标志。

奥沙马原是沙地阿拉伯人。在1979年苏军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就鼓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人民“杀入”阿富汗。在“圣战”的神圣名义下,奥沙马在阿富汗培植其武装基地,取名为阿盖达(al-Quada)。正在这个时候,一支不起眼的武装力量也在阿富汗崛起。

正因为苏军撤走后(1989年),美国也放纵阿富汗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美国相信,用宗教可以克制共产主义。在60年代中期,在印尼击败共产势力后,美国也依样葫芦在中东支持塔利班打圣战,以打击苏联的势力。先是埃及在70年代被美国争取过去,并在80年代发展成为美国的盟友,促成了以色列和埃及的建交。

后是中东的亲苏势力也被美国连根拔起。最明显的例子是美国借助奥沙马铲除苏联势力,又放纵塔利班在奥玛的领导下,我行我素。

在塔利班于1996年主政后,它极端神权路线引发的反人类举止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例如在199612月由宗教警察首席长官颁布的条例如下:

1)妇女不能离开住所,如果有妇女为了接受教育、社会需要或者社会服务的目的走出家门,这是违背伊斯兰教法的。如果妇女穿着过于时髦、妖艳而招摇过市,将会受到惩罚,而且死后也上不了天堂。

2)由卫生部长代表最高精神领袖奥玛在199612月颁发的指令如下:所有政府医院和私人诊所都必须遵守伊斯兰教法,即所有妇女只能看女医生。如果万不得已,一定要男医生治疗,那么女患者一定要有自己的亲人陪伴。

女病人的候诊室必须要密封的。医院的工作人员必须按时到清真寺祈祷。

任何违反上述法令者,都必须按照相应的伊斯兰教法进行处罚。

3)以下的法令由喀布尔总督于199612月颁行:

·禁止音乐这条法令必须在公共场所广为张贴。在商店、旅馆、汽车和黄色车上。录音机和音乐都是禁止的。如果出现在商店,有关商店将被关闭,店主将被送入监狱。

在服完刑后,犯罪者必须有5人担保,才能重新营运。

·禁止剃须,若违规将投入监狱,直到他的胡须长得浓密才能被释放。

·不准养鸽子和鸟为趣,一旦发现,鸽子和鸟必得处死。

·不准放风筝,城中所有风筝将被摧毁。

·不准崇拜偶像。汽车、商店、旅馆、房间和所有任何地方的相片和图景都要被销毁。宗教警察将撕毁张贴在上述地方的画片。

·不准赌博,违者将处一个月监禁。

·杜绝吸毒,违反者都被送入监狱,销售毒品的商店则被封闭。

·不准留英、美式的发式,留长发的人将被逮捕。

·禁止借贷牟利和货币倒卖,违反者将被长期监禁。

·妇女在城市里的水边洗衣服是被禁止的。除了妇女被罚外,连丈夫也受罚。

·禁止击打鼓乐。

·禁止裁缝为妇女量尺寸和做衣服。如果有时髦妇女出没在裁缝店,被视为触犯法律而必须入狱。

·禁止巫术,所有相关书籍将被销毁,妖言惑众者将入狱,直到悔过为止。

·禁止随意祷告,所有人都必须在清真寺作祷告。如果发现在祷告时间有年轻人在商店出入,他们将立即送入监狱。

这是20年前的塔利班最不可理喻的反动政策。如今塔利班的口头保证会否落实?我们有待观察。但近日看到学校内的上课情景中,男女生还需用布帘隔开上课,这样的改革是十分有限的。我们不知道塔利班会废掉多少条完全不合理的条规。

我们只能视其言、察其行。现在则是言之过早,但我们不能过于乐观。

 刊登于2021年9月13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