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的照片
资深报人,著名时评政论家。 厦门大学文学博士。 2004年荣膺槟州元首封赐DSPN拿督勋衔 历任《星洲日报》记者;《星槟日报》总编辑兼总主笔;《联合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先后出版十余本著作,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思潮演变》、《巫统政治风暴》、《林苍佑评传》、《柬埔寨的悲剧》,《以巴千年恩怨》、《槟城华人两百年》、《马中华人的思潮纽带:海上丝路》及《伍连德医生评传》等著作。 学术论文:《马来西亚槟城州华人主导政权的研究》、《“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对马华新文学的影响》及《中国革命文学影响下的马华左翼文学》(1926-1976)。 现任中国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及安徽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担任华夏国际学校(槟城)副董事长;中天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及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 2009年获得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突出贡献奖。以经营中药保健品起家,成就一代著名儒商;在允文允商的熏陶下,不但带动马来西亚华教的发展,为海外华文教育建立完整体系。谢诗坚是财智双全的华商代表,是拓展华文教育、传承中华文化的时代典范。 同年,也获得由台湾行政院客委会遴选20名东南亚客家精英其中一人。马来西亚共有七人上榜。

3.4.12

纳吉现代性理念面对阻力 —新经济模式与消费税引发的冲击

1957年立国以来,6 任首相的路线

  • 东姑时代(19571969)(走现代性路线)
  • 敦拉萨时代(19701976)(走现代民族国家路线)(推动新经济政策,立场中间偏左)
  • 胡先翁到马哈迪(19761990)(仍走现代民族国家路线)(国营化,强化新经济政策,行政回教化)
  • 马哈迪(19902003)(提出2020年达成先进国家宏愿。准备用30年时间将现代民族国家路线转回现代性,但摇摆在两者之间,既私营化企业,又强制走既定路线,如促使华团收回涉及敏感字眼的诉求备忘录及宣布为回教国)
  • 阿都拉(20032008)(以回教文明为基石,继续在两者之间摆动——提出五大块发展计划,如北马经济走廊、柔南特区、东海岸走廊等等。俨然以国家手段推动发展计划。换句话说,倾向现代民族国家思路,华而不实。如在2006年促使内阁华人部长收回宗教备忘录,加上政府对民意的忽视,造308政治海啸。
  • 纳吉(2009    )提出一个大马概念,试图与马哈迪先进国理念接轨,不得不较明确的走现代性路线,减少国家干预,更多的大企业私营化。

现代性与现代民族国家
Modernity & Modern Nation State

  • 现代性与现代民族国家是两种立国的理论。现代性乃发自西方的文艺复兴,以科学精神反对宗教蒙昧,以人文精神反对神权压迫,因此中国的现代性是由西方引进的,如1911年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是属于现代性的,它引进西方的民主政治与尊重人权,提出了三民主义。又如1919年的五四运动,提倡科学与民主,也就是对现代性的追求。
  • 至于现代民族国家是包含在现代性里面的政治制度,但它可以在时代的感召下,形成一个政治理论,用民族的力量来建构一个新兴国家,具有其民族公议的合法性。
  •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时,救亡压倒启蒙下,建立现代民族国家已是当务之急,不能柔性地推动现代性的进程。
  • 如果说西方国家的现代性和现代民族国家是可以相互协调的,彼此都是反对共同的敌人——神权与迷信。那么在中国就不可能协调,因为现代性是来自西方的,不是中国本土的。反之,现代民族国家有苏联的模式可以参考,也就向左转而牺牲了现代性。这意味着现代性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 毛泽东就是充分发挥现代民族国家的精神,而在1949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不是西方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具有反西方的强烈思维。
  • 中共是延至1976年文革结束后,才真正拨乱反正走向现代性的道路,只用了30年的时间,中国已是和平崛起,可见现代性的魅力无穷。
  • 反观马来西亚敦拉萨用建立现代民族国家的理论推出了新经济政策,国有化重要企业,但也引发了许多问题,因为国家被土著和非土著分化了。
  • 1990年马哈迪提出30年内要达成先进国的宏愿,决意实现一马来西亚民族。这意味着他决心摆脱现代民族国家的纠缠走向现代性,但因间中夹带大多干扰,以致国家政策游离在现代性与现代民族国家之间,无法破旧立新。
  • 纳吉在2009年上位后,提出一个马来西亚理念,正是准备摆正姿态,将马来西亚纳入现代性的轨道,不再受种族、宗教和其他偏激言行所困扰。
  • 如果说其父亲将东姑的现代性转成对现代民族国家的追求,在当时是适应国家需求,而成功地建立巫统的强势地位,那么今天的纳吉就得将左右摆动的框架转回现代性,以期国人能接受他的新模式的领导。

新模式领导下的新挑战

用新经济模式取代新经济政策,主要反映在三个层面:

  1. 1.在未来10年内将目前的人均收入7000美元提升到15000元,以在2020年落实马哈迪的先进国宏愿。
  2. 2.与其强调土著至上,反转向全民承诺,让40%月入不达2元的家庭能从扶弱政策中受惠,即进一步增加中产阶级的力量。
  3. 3.将备受争议的新经济政策的条文废除或修改,但整个精神仍在,即没有取消马来人特权的地位。
  • 拟推出消费税来现代化税收制度,但消费税的影响层面大,政府在去年底一读后,原定今年三月二读,结果取消,需要从长计议。由此可见,消费税在政治上是一把利刃,足以转过头来伤害执政党。诸多的争议说明了消费税带来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香港也因之搁置推行消费税,虽然目前已有140个国家推行此制度。
  • 纳吉又将国有企业转成私营化,即GLCS公司15-17间要私营化,以增加政府收益,缓解暂不实行消费税,减少收入的窘境。
  • 总而言之,纳吉的现代性道路又面对Perkasa的狭隘的现代民族国家思维拦路,加上马哈迪时不时站在后面加油,使到纳吉的现代性前路布满荆棘。  当然消费税展延也是因为反对党强大力量而不得不另行再议,与右翼集团的压力没多大的关系。这也说明纳吉左右受夹。
  • 新经济模式仍在投石问路,一个马来西亚面对严峻考验。
  • 除非马来西亚全面落实现代性,讲求民主、公正、公平、人权和正义,减少宗教与种族言行之争,不然纳吉的前路并不好走。
发表于2010年5月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