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的照片
资深报人,著名时评政论家。 厦门大学文学博士。 2004年荣膺槟州元首封赐DSPN拿督勋衔 历任《星洲日报》记者;《星槟日报》总编辑兼总主笔;《联合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先后出版十余本著作,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思潮演变》、《巫统政治风暴》、《林苍佑评传》、《柬埔寨的悲剧》,《以巴千年恩怨》、《槟城华人两百年》、《马中华人的思潮纽带:海上丝路》及《伍连德医生评传》等著作。 学术论文:《马来西亚槟城州华人主导政权的研究》、《“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对马华新文学的影响》及《中国革命文学影响下的马华左翼文学》(1926-1976)。 现任中国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及安徽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担任华夏国际学校(槟城)副董事长;中天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及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 2009年获得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突出贡献奖。以经营中药保健品起家,成就一代著名儒商;在允文允商的熏陶下,不但带动马来西亚华教的发展,为海外华文教育建立完整体系。谢诗坚是财智双全的华商代表,是拓展华文教育、传承中华文化的时代典范。 同年,也获得由台湾行政院客委会遴选20名东南亚客家精英其中一人。马来西亚共有七人上榜。

20.9.21

“911”20年省思

2001911日,我坐在电视前观看惊涛骇浪的一幕。在画面上有两架飞机撞向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发出轰然巨响后,浓烟四滚,顷刻间摩天大楼(110层)倒塌。整个肇事地点竟有人冒生命危险,从高楼纵下而粉身碎骨;而有更多的人则四处逃命,乱成一团。整个纽约帝国大厦周围变成火海。

一则BBC的报导说,在2001911日,四架被骑劫的民航飞机撞向象征美国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的标志性建筑,造成2996人死亡,人人为之惊慌失措,以为“世界末日”到了。

翻开记录,有关世贸中心于196685日破土动工,而在1972年完竣,1973年正式开业。原本它是世界最高建筑物,417米高,有110层。但在1974年被芝加哥的443米高的西尔斯大厦所取代。

·回顾事发当天的上午7.29am,美国航空11号班机(AA11)(波音767)从波士顿洛 根机场起飞,前往洛杉矶,是为第一架被骑劫的客机。在上午8.46am分撞向世贸中心双子塔的北塔,飞机撕裂了大楼的第93层和99层之间,导致数百人死亡。机上有81名乘客和9名乘务员,包括5名劫机者,由来自埃及的阿塔领导,也同归于尽。后来查知,这是阿富汗的阿盖达(al-Queda)恐怖组织所策划的,恐怖大亨奥沙马·本拉登则是幕后主谋。

·与此同时,在上午8.14am,在波士顿机场的另一个航空楼,又一架美国联合航空175号航班(UA175)(波音767)起飞了,目的地也是洛杉矶。这第二架被骑劫的客机有9名机组人员及56名乘客,包括5人劫机者,在上午9.03am撞向双子塔的南塔,撕毁了第77层到85层。

·一瞬间,上午8.20am,美国第三架77号航班机(AA77)(波音757)从华盛顿特区杜勒斯国际机场起飞,目的地也是洛杉矶。机上有6名机组人员及58名乘客,包括5名劫机者.在上午9.37am撞向五角大楼(国防部),机上所有人遇难,国防部也有125人丧命。在双子塔垮塌下,连世贸中心的万豪酒店也未能逃过一劫。

·来到上午8.42am,美国联合航空93号班机(UA93)(波音757)从新泽西纽瓦克国际机场起飞,目的地是旧金山。这是第四架被骑劫的客机。机上有7名机组人员及37名乘客,其中4人是劫机者。上午10.28am,撞向宾夕法尼亚州的一片土地上,机上无一人生还。

如今911悲剧已过去20年。在这20年里,世界究竟变化了多少?这里可以做一个小评析。首先这也是应了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的论述:这个世界存在着文明的冲突,它有西方基督文明、儒家中华文明及伊斯兰文明等相互存在又相互冲突。

特别是在911后,亨廷顿在《新闻周刊》发表专论,认为这已是回教文明内有人将文明导向极端而向西方文明“宣战”。

本来,在亨廷顿的专著—《文明的冲突》中,他不以为回教文明会直接威胁西方文明。尽管回教文明在80年代后掀起复兴运动,双方尚不致各走极端。但自从五次中东战争后(1948-1982),回教国家因不堪蒙受以色列的凌辱,却又无法为巴勒斯坦人伸张正义,只得诉诸极端,向以色列的主子美国叫阵。终于一个以宗教为名的塔利班及阿盖达恐怖组织于90年代在阿富汗崛起,除了成功地赶走了苏联侵略军外,也在1996年成为阿富汗的执政者,是为美国梦魇的开始。

正因为在神权推动下,阿富汗从原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变成极端宗教治国的国家;更丧心病狂地在2001年发动911事件,引发美英军事上的干预。

亨廷顿也因为911事件改变了对塔利班和阿盖达组织的看法。因此他毫不隐瞒地对极端宗教派的从旁杀出感到忧心忡忡。他认定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极端派已是势不两立。

这也促使美国一度联合中国一起打恐和反恐。例如在新疆境内的“东突”反华活动被压制下来。因为在911后,西方世界的焦点是放在取缔和打击极端宗教派,不让ISISILISIS恐怖组织利用宗教之名行反动政策(如果换成今日,美国必先选打击中国而不是阿富汗。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已成为潜在对手)。

无论如何,20年后美国愿在阿富汗收手,而重生的塔利班也应珍惜胜利与和平得来不易,双方必须要“痛改前非”,否则前路黯淡,乱局再起。

根据美国布朗大学的研究显示,自2001年以来的20年,有7万阿富汗军人死亡;平民和武装分子约5万人死亡;美军约3千人死亡;另有500万阿富汗人流离失所。截至2020年,美国在阿富汗花费总计9780亿美元,包括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军事和重建开支。难怪美国已不愿再支撑了。

从这样看来,战争没有赢家,而战争带来的罪恶与灾难,人人都得承而受之。

911事件是反面教材,不能不引以为戒!

 刊登于2021年9月20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