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的照片
资深报人,著名时评政论家。 厦门大学文学博士。 2004年荣膺槟州元首封赐DSPN拿督勋衔 历任《星洲日报》记者;《星槟日报》总编辑兼总主笔;《联合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先后出版十余本著作,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思潮演变》、《巫统政治风暴》、《林苍佑评传》、《柬埔寨的悲剧》,《以巴千年恩怨》、《槟城华人两百年》、《马中华人的思潮纽带:海上丝路》及《伍连德医生评传》等著作。 学术论文:《马来西亚槟城州华人主导政权的研究》、《“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对马华新文学的影响》及《中国革命文学影响下的马华左翼文学》(1926-1976)。 现任中国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及安徽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担任华夏国际学校(槟城)副董事长;中天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及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 2009年获得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突出贡献奖。以经营中药保健品起家,成就一代著名儒商;在允文允商的熏陶下,不但带动马来西亚华教的发展,为海外华文教育建立完整体系。谢诗坚是财智双全的华商代表,是拓展华文教育、传承中华文化的时代典范。 同年,也获得由台湾行政院客委会遴选20名东南亚客家精英其中一人。马来西亚共有七人上榜。

23.9.21

美国向澳洲输出“战争”?

美国、英国与澳洲突然向外宣布成立定名为“Aukus”的军事同盟,为美国主导的印太军事联盟增添新的元素。这也是罕有地在防务军事上的核武合作。其中最明确的意图是美国将协助澳洲兴建八艘核潜艇,以在印度洋和太平洋进行长期性的驻防和巡逻。这意味着法国与澳洲较早前达成的12艘核潜艇的交易将失效。有说总值660亿美元,双方于2016年签署,预计在10年内完成交货。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惹怒了法国政府,马上召回美国和澳洲的大使。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更形这是盟友(指美国)在背后插一刀,也要美澳两国政府作出解释。

根据媒体分析,美英澳三国联手从种族上看是血脉相承的,他们都是盎格鲁—撤克逊人的后裔,所谓“上阵亲兄弟”,正是这个意思。

除了血浓于水外,美国、英国也需要澳洲在海洋防务上扮演更吃重的角色,也不会担心发生背叛的事件。因为在国际形势日益变化下,美国是有必要寻找铁杆盟友,而又对中国有“刻骨怨恨”成见的国家。正好在2020年与中国关系闹僵的澳洲,也就成为美国组成新联盟的重要伙伴之一。

与此同时,澳洲总理莫里森公开承认之所以向法国取消订购核潜艇,是因为对“法国潜艇存有深刻且严重的担扰”。有关此事也在早前有向法国政府提及。

莫里森说:“我们对攻击级潜艇提供的能量不符合我们的战略利益深表关切。如果违反情报部门和国防部门的建议而继续进行协议,将是职责上的疏忽。这样做是违背澳洲的战略利益的。”

有人就此提出质问,为什么美英澳间的合作会“翻来覆去”?而且它们之间又有什么样的私下默契?时至今日,究竟美国所反对的是中国崛起和强大,或是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差别才不共戴天?

只要我们从相关国家和区域的衍变作出探讨,就不难理解这些国家之间是存在一条被认定是“荣辱与共”的纽带。

在最初的时候,因为法军在越南的奠边府被击败,以致在越南留下的军事真空被美国所取代。

·为了防止越南被进一步“赤化”和共产势力发生“骨牌效应”,于1954年在曼谷成立了“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成员中有澳洲、法国、纽西兰、巴基斯坦、英国、美国、泰国和菲律宾。这8个国家中,只有泰国及菲律宾属于东南亚国家,这个组织也就成为“反共的桥头堡”。到了1977年,因政局变化太大,包括马新独立及多国与中国建交,“东约”组织作用已告式微而解散。

·1951年,也是在美国和澳洲的主导下,成立“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或称澳纽美安全条约)(Anzus)。它是一个关于防卫与安全的条约。一旦任何国家遭受攻击,相关成员须予以援助。在1984年时,纽西兰因禁核武器,也就不允美国核舰进入纽西兰港口,但仍适用于美国和澳洲之间。

在不曾解散此组织下,美国、澳洲及纽西兰也就因势利导地将这个组织作适当的调整。

· 1971年,马来西亚新首相敦拉萨提出将东南亚化为和平自由中立区而有了下列宣言的签署。这项协约定名为“和平自由中立区”(Zone of Peace, Freedom and Neutrality)(简称ZOPFAN),也称为“吉隆坡宣言”,由5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外长签署,旨在维护“东南亚不受任何外部力量,也不受任何形式的干扰”。

因为不属于军事防务,只是顺应东南亚国家需求,也就不成为西方干预的组织,但其作用也是有所限制的。

· 也同样在1971年,在英国的主导下,成立了“五国联防”(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FPDA),成员有英国、澳洲、纽西兰、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主要目的是在军事上用以保护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不受外来侵略,例如北海空军基地就曾交由澳洲主导,有常驻军人及家眷居住。这是因为马新仍面对共产势力的影响,甚至在70年代出现过如果兴建槟城大桥的话,这道桥不能有中间分割线,以供飞机上下使用。后来因澳军人的撤离,此议不了了之。

虽然有关组织留到今天,但其军事作用已大大降低;尤其是在1988年后,由马来西亚空军接管北海空军基地后,澳州也交出其主导权。这个组织存在的作用也逐渐式微。

· 比五国联防更具作用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同盟国根据1941年成立的大西洋宪章,成立“五眼联盟”(Five Eyes)(FVEY)。它是由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联盟,计有澳洲、加拿大、纽西兰、英国和美国。当年的目的是用以监视苏联及东欧盟友。

这个被列为重要的情报协调中心其活动包括:间谍、监视、收集情报和在冷战期间的招聘特工。吊诡的是,这个组合在近年被调动起来,以配合美国的需求;尤其是在中国崛起的当儿,五眼联盟已有其不同的任务。但在这方面,英国、加拿大及澳洲发挥的辅助最积极,这些同文同种的国家正在谋求种族的结合向中国施压。

虽然欧盟国家、日本、印度及韩国都倾向美国,但因文化与种族上的差异,仍无法走到一起。直到80年代以后,美国才敢放手将日本、印度拉在一起,否则又会节外生枝。目前法国已开始对美国的意图表示怀疑。

再有一个定名为Quad的组织,由美、日、澳、印度四方组成,它被用来扮演“小北约”的角色。因为北约地处欧洲,与亚洲相差甚远,美国就利用亚洲的国家掀起反华运动。

这个Quad的组合自2020年以来,已担起军演的角色,有时候还被“五眼联盟”视如一体。

除了上述的组织外,对东南亚国家具有重要意义的要推算在1976年于峇厘岛举行的东南亚国家协会大会。最初有5个成员国,它们是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和印尼。

这个组织屏弃了军事用途,旨在谋求政治上的稳定和贸易往来。时至今日,已有10个成员国,新加入的国家有汶莱、越南、寥国、柬埔寨和缅甸。

在成员国活跃活动下,中国方面也统一称呼为“东盟”(ASEAN)。

此外,东盟也与中国、日本及韩国合作组成东盟十加三的组合。在贸易与投资上取得卓越的成就。

因为经济合作比军事对抗和冲突更为重要。因此东盟的机构已日受重视,也对区域和平大有好处,偏偏在这个时候美国又将亚洲导入冲突与紧张边缘,动辄以军事作为慑服手段。新成立的Aukus组织就是在敌视的对抗心态中被挤出来的。

如果美国今天所做的一切不是为战争而准备,为何又这样大阵仗地劳民伤财?难道被疫情折磨得还不够吗?

 刊登于2021年9月23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