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的照片
资深报人,著名时评政论家。 厦门大学文学博士。 2004年荣膺槟州元首封赐DSPN拿督勋衔 历任《星洲日报》记者;《星槟日报》总编辑兼总主笔;《联合报业集团》社长兼总编辑。 先后出版十余本著作,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思潮演变》、《巫统政治风暴》、《林苍佑评传》、《柬埔寨的悲剧》,《以巴千年恩怨》、《槟城华人两百年》、《马中华人的思潮纽带:海上丝路》及《伍连德医生评传》等著作。 学术论文:《马来西亚槟城州华人主导政权的研究》、《“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对马华新文学的影响》及《中国革命文学影响下的马华左翼文学》(1926-1976)。 现任中国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及安徽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担任华夏国际学校(槟城)副董事长;中天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及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 2009年获得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突出贡献奖。以经营中药保健品起家,成就一代著名儒商;在允文允商的熏陶下,不但带动马来西亚华教的发展,为海外华文教育建立完整体系。谢诗坚是财智双全的华商代表,是拓展华文教育、传承中华文化的时代典范。 同年,也获得由台湾行政院客委会遴选20名东南亚客家精英其中一人。马来西亚共有七人上榜。

27.9.21

中台新一轮的较量

916日时,中国正式对外宣布已向保存方纽西兰贸易及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呈申请加入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书面函件。

事隔不到一周,台湾也在922日向纽西兰提出申请加入。

究竟这是巧合抑或是有备而来?我们有必要先弄清楚这个组织的来龙去脉。

2005年时,汶莱、智利、纽西兰及新加坡四国发起组织“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SEP)。其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总统率美国加入,也带动澳洲、马来西亚、越南及秘鲁成为会员。2010年,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闭幕礼上,9个参与发起的国家同意在2011年的APEC会议上,达成“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合作纲要,并将名称定为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美国希望在这一框架下,能够将发展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结合起来,组成“小型的世界贸易组织”。

经过多次协商,于2016年相关国家签署TPP贸易协定,计有澳洲、汶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纽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纽西兰被选为保存处(即秘书处)。

但在2017年,甫就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TPP组合,导致以日本为首的国家重新组合,易名为CPTPP。新的协议在2018年生效,主要是涉及自由贸易和工农业产品的零关税安排,制定法令禁止网络交易诈骗行为。

根据智利外交部长公布的数据显示,CPTPP的成员国覆盖5亿人口,而国内生产总值则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

在今年初,英国已申请加入CPTPP的组织,且获得批准(英国是在退出欧盟后,选择加入新的组合)。

下来,CPTPP面对最大的挑战是中国与台湾先后申请入会。当下的成员国态度又是如何呢?

依据《经济学人》的评论文章指出,即使中国在短期内加入CPTPP的几率是微乎其微,但中国的市场反而不乏引颈期盼中国加入的成员国。

2019年,PIIE(一个设在美国的独立研究机构)的报告预测,CPTPP将为全球带来的收入成长是每年1470亿美元。如果中国加入,则可以达到6320亿美元,也会给许多成员国的实质收入提高1%以上。

在这方面,《经济学人》的文章又说,中国已经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最大成员国,如果中国身兼RCEPCPTPP的成员国,它将发展成为亚洲所向披靡的商业外交龙头。

尽管文章说中国这次的申请入会可能会失败,但没有人会想到在今时今日,中国会比美国更想加入CPTPP。这又彰显了美国对亚洲的商业影响力消退得这么快速。

为什么CPTPP又与RCEP是相互贯通的?这也是有其前因后果的。

2011年时,东盟高峰会议通过成立“东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架构”(RCEP),以协助东盟国家建立一个现代化、广泛及高品质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FTA),并邀请中国、日本、韩国、纽西兰、澳洲及印度等6个对话伙伴国共同参与。但印度在2019年时认为目前的谈判未能反映RCEP的基本精神与原则,决定退出谈判。

2020年在越南召开的东盟大会时,15个成员国共同签署协定。有关协定预计在2022年正式生效。

这两个组合的成员有重复之处,例如澳洲、汶莱、日本、马来西亚、纽西岸、新加坡及越南,都是双边的成员国。基本上成员国之间可进行相互的协调。比如在零关税及投资层面上,后者就比较细致和针对性,包括对手机的国际漫游费用的调低,都有助互联网及手机功能的飞跃成长。中国也认为,在此时申请加入CPTPP可以尽早刺激美国重返这个组合,并与中国共同建造新的对话平台。

不论是RCEPCPTPP,它们的源头应回到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这个在1989年成立的权威组织是由澳洲倡议的,也称之为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共有21个成员。除了成员国的首脑每年聚会外,也有各类大大小小的会议。

它的特征和引人注目之处是,中美俄三大国都在其中,其他的成员有澳洲、汶莱、加拿大、智利、香港、印尼、日本、韩国、墨西哥、马来西亚、纽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新加坡、台湾、泰国和越南;另有三个观察员,分别是东盟秘书处、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及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处。

因为通过APEC,衍生了RCEPCPTPP的两个组织。

可以预见, CPTPP将在未来将形成中台交锋的一个火药场,除非中国能以强大的优势压下台湾,否则美国背后的大小动作又是防不胜防的。世界之所以纷乱和不稳定,与美国的霸权和独揽世界的心态是分不开的。

刊登于2021年9月27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